点击阅读全文

人间鬼事

无删减版本的小说推荐《人间鬼事》,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赖二,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赖二潘爷。简要概述:好象从经历了山上的事情之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就近了许多。“任蓓约我去湖心亭,你要不要去?”我问小郭,他说肯定得去,不管我走到哪他都会跟着,当然,假如我是单独和任蓓约会的话那又两说了。后来我才知道,小郭之所以喜欢跟着我并不是完全因为宋局长有过交代,而是他的心里害怕。对于青云湖发生的这些事情,他知道得很多...

人间鬼事 免费试读


可是九点多钟,任蓓的一个电话就打乱了我们原定的计划。

“二子,沈老说要去湖心亭赏月,要一块去吗?”

湖心亭?我记得那个年轻作家不就是在湖心亭上吊自杀的吗?这个沈游水莫非不知道吗?大晚上的,跑去那鬼地方赏月。

这些文人不管去哪,如果不应个景儿,充点高雅,仿佛就显摆不出他们那文人的特质。

我决定跟着上湖心亭走一趟,至于演艺厅,晚一点再去吧,再不然就明晚再去。

反正葛从焕说了,这次会议并没有安排晚上的演艺节目,用主办方的话说,不搞低级庸俗的那一套,只是最后一晚会在那儿搞一个茶话会,好象市跳舞剧团的人会来进行表演。

我答应了任蓓,她好象很开心。

从山上下来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叫过我神棍,或者是叫我赖二,又或者跟着柱子叫我二子。好象从经历了山上的事情之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就近了许多。

“任蓓约我去湖心亭,你要不要去?”我问小郭,他说肯定得去,不管我走到哪他都会跟着,当然,假如我是单独和任蓓约会的话那又两说了。

后来我才知道,小郭之所以喜欢跟着我并不是完全因为宋局长有过交代,而是他的心里害怕。

对于青云湖发生的这些事情,他知道得很多,再加上刚来就遭遇了葛从焕的事儿,他晚上几乎都不愿意一个人呆在屋里。

如果不是他不好意思,甚至晚上他都不想一个人睡在一个房间。

那是没有办法的事儿,不可能我们两个大老爷们挤一个铺吧,我是肯定不乐意的。

九点半钟,两条小船缓缓地向湖心亭划去。

没想到戴洪也跟着来了,据说他是为了陪同沈老。

他是应该对沈游水心怀感激的,沈游水没有在媒体的面前为他出力。我甚至觉得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也不知道这老头子得到了戴洪多少的好处,听说这次会也是在他的极力劝说下才放到这儿开的。

“这湖心亭我曾经来过一次,小戴啊,好象那时候是冬天吧?”

沈游水微笑着望向戴洪,戴洪也笑了笑:“是冬天,您老来了兴致,非得让我驾了小船陪你到这亭中煮茶,观雪呢,您还说明代有个叫张什么的人来着写了一篇《湖心亭看雪》,那意境,美呐!”

沈游水用手指了指戴洪:“你啊,就是不多读书,张岱,明代末年的人。小戴啊,也不是你沈叔说你,趁着年轻,多看看书,读书能够明事理,通人性,做人做事的道理啊,书里都有。”

“只有多读书,才不会相信那些怪力乱神的说法,任大记者,你说对吧?”

沈游水的眼睛不时地瞟向了我,我的心里很是郁闷,你要明事理也好,通人性也罢,指着我看什么啊,敢情我就是那不读书,不明事情不通人性的怪力乱神?

任蓓感觉到我的不忿,她拿眼神示意我别生气,然后微笑着对沈游水说道:“沈老,有时候很多事情都不是科学能够解释的,至少以现在我们的科学而言,确实如此。”

任蓓可不管你是什么专家不专家的,我知道她说话做事可是顶着真的。

我扭头看了看后面的小船上的人,有两个是景区的工作人员,带着茶具、碳炉,我暗笑,这老头真能折腾人,快十点了竟然还不让人家工作人员休息,还有三个是景区的保安,葛从焕也在其中。

他对我笑了笑,我微微点了点头。

上了湖心的小岛,这就是个巴掌大的地方,不足两百个平方,除了一座亭子以外,远处还有两间平房,一个卫生间。

两个工作人员向平房走去,不一会抬来一些桌椅。

我和任蓓站在亭子前面欣赏着这亭子,不得不说,这亭子无论是设计还是工艺都是十分的精美,端端的八角,雕梁画栋,特别是八只飞檐竟是刻画了八只栩栩如生的灵兽。

牌匾上“湖心亭”那三个字遒劲有力,龙飞凤舞,落款竟然是沈游水。

还真没想到这老头子还写得一手好字。

只是牌匾中间上方有一个八角印子有些显眼,任蓓轻声问道:“那儿原本应该是挂了什么吧?”

我淡淡地说道:“应该是一枚八卦镜!”

我看了看不远处正与沈游水相谈甚欢的戴洪,看得出来这小岛上应该很久都没有人上来过了,如果不是沈游水要登岛,估计那枚八卦镜也不会取下来。

“呱呱……”

两声鸦叫,我的心里一紧,这可不是好兆头,这大晚上的,小岛上的阴气也重,湖心亭还死过人,在这儿放一枚铁八卦原本有镇邪的作用。

但或许是戴洪怕别人说什么闲话,而让人取了去,我感觉到一丝不安,希望今晚别发生什么状况才好,而且我也不想在外人面前表演。

“郭警官,赖先生,早上的事情真是谢谢二位了!”瞅了个没有人的空档,葛从焕来到我们面前,笑着轻声说道。

就在这时,我听到戴洪的声音:“葛部长!”戴洪的声音好象有些怒气,我皱起了眉头,他不会是因为葛从焕和我们说两句话就这副样子吧?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可有的是办法收拾他。

谁知道并不象我想的那样,只见他指着那牌匾问道:“葛从焕,这上面的镜子呢?”

葛从焕一面擦着自己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回答道:“是张副总让我们取下来的,他说这次来参加会议的人都是些……”

他还没说完,戴强瞪大了眼睛:“胡说,马上给我把它给装上去,快!”我看得出戴强有些焦躁不安,看来这小岛上还真是有古怪。

戴强训完葛从焕,他换了一张笑脸,请我们进亭子里入座,品茶。

而葛从焕则让人从小房子那边取了那八卦镜,还有楼梯,在他的指挥下,两个保安开始忙碌着把镜子挂上。

“这可是难得的上好龙井,市面上根本就买不到,我可是亲自去茶农的家里耗来的。”戴洪有些得意,他告诉大家,他最喜欢的就是烟、酒、茶了,对于三者他都是很挑剔的,品味很高。

小郭凑近我:“他要是没钱就不会这么说了,毛线的品味,不过是吃饭了撑着变着法的烧钱罢了。”我想笑,却忍住了,没想到这小子倒也是性情中人。

他说得没错,他要是没钱也会象很多人说一样的话,其实我对烟没讲究,能嗑吧出烟子来就行了,茶有点茶味就好,反正也品不出什么好赖,酒呢,包谷烧一样能够醉人不是?

“鬼,鬼啊!”亭外一个颤抖的声音尖声叫道。

是站在梯子上正在挂八卦镜的那年轻小保安的声音,他竟然从梯子上滚了下来。

亭子里的人一下子都站起来冲了出去。

只见那小保安指着湖里,他还在一个劲地哆嗦。

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湖里一个披头散发,穿着红衣的女人,这是我们的第二次“见面”了,早上正是她指引着我去了演艺厅,她怎么会这个时候出现?

“这,这是怎么回事?”别看沈游水平时一副大儒的模样,此刻他也很是惊慌,紧紧地挨在戴洪的身边。

而戴洪的脸色有些苍白,嘴里说:“没事,一定是我们眼花了,眼花了!”

他在自欺欺人,要真是眼花了怎么可能所有人的眼睛都花了?任蓓不知道什么时候握住了我的手,她的手很是细腻,柔滑,再着暖暖的温度。

我却轻轻放开了:“带了我送给你的东西了吗?”她点了点头,指了指胸前,我知道她拿到的一定是那个弥勒玉坠,我告诉她站在这儿别动,她有些紧张:“你,你不会是想要过去吧?”

我确实是要过去,我想看看是不是可以和她沟通一下,我的心里有很多的疑问想要问她!

任蓓知道她是阻拦不了我的,她再次握住了我的手:“你自己小心一点。”然后才放开了,我对她笑了笑,今晚我可是有备而来的,虽然并没有把我的“工具包”全都背了来,却还是随身带了一些法器的。

我慢慢地向着湖边走去,我听到戴洪叫我的声音,还有葛从焕也在说什么,可是我没有理睬他们,我加快了步伐,我怕一会她就消失了。

到了湖边,我跳上了小船,向着那女鬼的方向划去。

她距离我只有五十米不到的距离,在月光下,这样的气氛很是诡异。

三十米,二十米,十米……

突然她就消失不见了,而湖面上起了雾,红色的雾,在这样的雾中,我竟然迷失了方向。

我的心里一惊,坏了,好象她是针对我来的,这是故意把我引下小岛,莫非岛上会发生什么事么?

我赶紧掏出小罗盘,确定了小岛的方位,然后用力向小岛那边划去。

红色的雾气中,弥漫着一种血腥。

这雾就仿佛是鲜血凝聚而成的一般。

“二子,二子!”

“小赖,小赖你在吗?”

我听到远处任蓓和小郭的声音,他们在叫着我,我应了一声:“我在这儿,你们没事吧?”

可就在我回答过后,他们的声音就再也没有了,我的心里着急,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小说《人间鬼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