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人间鬼事

《人间鬼事》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赖二潘爷是作者“赖二”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她的脸微微一红,不再说话了。再继续往前走了不久,就发现前面没了路。而林子里起了雾...

精彩章节试读


快到山顶的时候,石阶没了,只剩下了一条窄窄的小路,两旁树木参天,枝叶繁茂,几乎把天空全都给遮住了,从半山到山顶仿佛是两个世界。

“二子,要不我们就别再上去了,我觉得好阴森,好恐怖!”任蓓竟然会感到害怕,她也有小女人的一面。

我却摇了摇头,都已经上来了,我自然要好好看看到底哪来的那冲天的煞气。

“没事,你跟紧了我,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

她的脸微微一红,不再说话了。

再继续往前走了不久,就发现前面没了路。

而林子里起了雾。

任蓓没有再提回去的事情,只是紧紧地把我的胳膊拽住,她的手上很用力,我甚至感觉到隐隐的疼痛。

我拉着她走入了迷雾之中,突然我停下了脚步。

我发现身边的这些树木和刚才的并不一样,这些树木仿佛是被雷劈电击过一般,又或是被烈火焚烧过一样全都被烧焦了。

那些枝丫都是光秃秃的,没有枝叶的遮挡,这儿应该是能够看到阳光的,可抬头望上去,我们却象是置身黑夜。

而之前我看到阴气冲天的地方就是这儿。

“二子,你看那!”任蓓的声音都变了,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缓缓地飘着一个淡青色的,朦胧的影子。

“那,那还有!”任蓓又指向另一个方向。

我皱起了眉头,这些都是怨魂,我们称之为摄青鬼,看上去数量还不少。

这林子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怨魂,在这片林子里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我相信它们应该和青云湖景区发生的那些诡异的案子应该有很大的关系。

摄青鬼很是凶猛,而且很难沟通,因为它们的怨气很重,简直就是一根筋。

我握住了任蓓的手:“走!”

在没有十分的把握,我不会贸然出手,再说身边还有个美女,我不能让她有任何的闪失。

我拉着任蓓转身就跑,可才跑出几步,“呼”的一声,四周都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心魔,这一定是心魔!我想起了葛从焕早上在演艺厅的遭遇,虽然我也能够感觉到来自四周的的热浪,但我相信这一切只是我心里的魔障。

任蓓用力握了握我的手:“你怎么了?”

我努力挤出一个笑脸:“没事,别相信你看到的这一切,都是幻觉!”

我在安慰她,我怕她被会被眼前的一幕吓坏。

谁知道任蓓的那张美丽的脸一下子变得扭曲,然后她脸上的皮肤也变得褶皱,嘴也瘪了下去,她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下意识地摔开了她的手,那张脸我太熟悉了,不正是何淑珍么?

而那只是瞬间的影像,我揉了揉眼睛,任蓓还是任蓓,她正惶恐地望着我,一只手捂住了嘴!我尴尬地说道:“对不起,我……”

我正准备走近她,她突然从包里掏出一把小小的水果刀对着我:“别过来,你别过来!”她手中的小刀疯狂地挥舞着。

我顿时明白了,她一定也产生了幻觉。

“哈哈哈哈!”周围全是阴森的笑声,我知道一定是那些摄青鬼在捣鬼。

而大火在蔓延着,那火圈慢慢向我们收拢。

我的心里着急,虽然我知道这完全是我们的心魔引出的幻象,可是那种真实的灼热感觉会让我们在其中迷失,在自己臆想的大火被活活烧死。

就算我可能能够撑着逃出这片火海,可任蓓却不能。

我一只手抓住了任蓓正在疯狂挥舞的那只握着刀的手,另一只手一指戳向她的眉心:“守意凝神,斗战心魔,静!”

任蓓一下子象是散了架似的,软软地就要往地上滑去。

我搂住了她的腰,拖着拽着往来时的方向跑去。

我的心里一直在念着静心咒,想要驱散心魔。

那些摄青鬼的笑声还在我的耳边萦绕,可它们却没有靠上前来。

“都是幻象,都是假的!”我嘴里不停地念叨,我知道此刻自己必须要保持清醒。

不知道抱着任蓓跑了多久,终于,火海消失了,四周一下子回复了平静。

我发现我们已经到了林子的边缘,重新看到了上山时的石阶。

我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这时我听到怀里一个羞涩的声音很是柔弱地说道:“能放开我吗?”

原来是任蓓苏醒过来了,这时我才意识到刚才在慌乱中我搂住她逃跑的时候那手竟然没放对地方,压迫住了她柔软胸口。

此刻我有一种触电的感觉,忙放开了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

见我这窘样,她红着脸笑了起来:“谢谢你!”

我干咳了一声:“刚才你看到了什么?”任蓓咬了咬嘴唇:“我看到了三年前我跟踪报导的一起碎尸案,那个死者的样子。”

她望着我:“你摔开我的手时看到了什么?”

我苦笑了一下:“我看到了常老爹的老伴,何淑珍。”

“怎么会这样?那大火真的只是我们的幻觉吗?”她心有余悸地往林子里望去,我说当然是我们的幻觉了,否则山下的人早就上来救火了。

我也扭头望向林子,突然我的目光落在了林子边一块石头上。

那是一块大约二尺见方的大石头,暗赭色,表面光滑,我看到上面好象刻着什么图案。

任蓓跟着我凑上前去:“咦,是只鸟儿?”

我摇了摇头,这不是鸟。我告诉任蓓,这是“朱雀”,上古的神兽。

我眯着眼睛望着林子里:“如果我没猜错,这是阵石!”

“阵石?”任蓓一脸的好奇,我点了下头:“是的,四象锁魂阵,我们这个位置正好是刚才我们出现幻象的那片林子的正南方,青龙镇东,白虎镇西,朱雀镇南,玄武镇北。”

我告诉任蓓,四象锁魂阵是最简单但也最管用的古老法阵,在一些怨魂云集的极阴之地,法师道士就会用这样的四象锁魂阵将这片区域给镇住,不让这些怨魂出来害人。

就比如古代许多的陵墓都会布下这样的法阵,特别是早先以活人殉葬风气盛行的时候,那些帝王将相的墓地就是阴煞之气最重的地方。

如果不靠这四象锁魂阵镇住,它们就会为祸人间。

可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按说有这四象锁魂阵那些鬼啊魂的是不可能出来的,莫非?

“想什么呢?我们还是快下去吧!”任蓓拉了我一把。

回去的路上,我们几乎没有说话,或许是我们的心里都有些尴尬吧。

不过我想得更多的还是那个四象锁魂阵怎么没能够锁住那些魂魄,很可能是法阵的哪一块阵石被人动过了,又或者是毁损了。

下了山,任蓓再次说了一句谢谢就离开了,我一个人回了住处。

“怎么样,携美游山,那感觉应该很惬意吧?”小郭一脸的贼笑。

“怎么?你羡慕啊?”我白了他一眼,小郭咳了一声:“我羡慕没用,人家根本就看不上我。对了,你们不是去半山吗?是不是突然有了感觉,把整个山都游遍了?”

我把在山上经历的事情很详细地对他说了一遍,他听得瞪大了眼睛:“妈呀,怎么跟你在一起总是玩得那么心跳呢?你不是很厉害吗,就没有在她的面前好好表现一下,把那些鬼全都给抓了?”

他的话让我哭笑不得,捉鬼哪有那么容易,再说了,怨鬼冤魂其实很多都是有些极度悲惨的经历的,潘爷和沈疯子曾经就说过,能够化解就尽可能的化解,实在化解不了的才要想办法消灭。

对付鬼怪如果一味的施加暴力,那样很容易影响修行,平添了自己的戾气,甚至还会损毁自己的阴功阴德。

晚饭我们是在大厅吃的,秦怀安得了教训,不再耍心眼想和任蓓独处了。

任蓓主动拉我和她坐到了一桌,给我介绍了几个深南市的名人,其中就包括我在广播里听过的那个叫沈游水的专家和景区的负责人戴洪。

沈游水是个六十多岁的男人,谢了顶,戴着一副圆框眼镜,那镜片好象酒瓶的底儿一样的厚实,穿着倒也朴素,很有老一辈知识分子的风范。

他人很瘦弱,留着山羊胡须,笑起来的时候让人感觉很作,很假。

戴洪四十出头的样子,他不只是景区的负责人,也是景区最早的投资商,开发商,他说早在十几年前他就看中了这片“风水宝地”,他说这是深南这座现代化城市所剩下的最后一片净土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戴洪看我的眼神总是带着几分怪异,这个人很阴,他属于那种你永远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的。

“戴总,为什么青云山你们只开发了半山呢?”任蓓象是很随意地问道。

戴洪笑了笑:“也不怕你们见笑,我现在的资金有些紧张,不过只要景区重新开业,走上了正轨,下一步我们就会把整个青云山都进行开发,在山上修建新的度假别墅群。”

戴洪说到这儿,看了我一眼,我心里一凛,他不会是知道我和任蓓上过山吧?

这顿晚饭吃得并不怎么舒服,我是不太喜欢和陌生人应酬式地吃饭的,完全是背名饿实,回到了住处,我又泡了盒面,然后细心地做着准备,等十一点以后再去演艺厅看看。

小说《人间鬼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