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军婚甜又欲:最强军官被勾了魂

《军婚甜又欲:最强军官被勾了魂》由栗子荡秋千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现代言情、重生、萌宝、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余琰所吸引,目前军婚甜又欲:最强军官被勾了魂这本书最新章节第二百一十二章大结局,军婚甜又欲:最强军官被勾了魂目前已写429922字,军婚甜又欲:最强军官被勾了魂,余琰鹿嘉婳,小说推荐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一、作品介绍

《军婚甜又欲:最强军官被勾了魂》小说是网络作者栗子荡秋千的倾心力作,主角是余琰。主要讲述了:鹿嘉婳在回家的路上,第一百零八次对余琰说道:“你不许打孩子,打孩子是不可取的”“嗯”余琰再大的怒火也被未来媳妇儿循循叮嘱给熄灭了,“我不打他,放心”鹿嘉婳点点头,不怪她一个劲的重复,是那时候的男人脸色实在太恐怖了欲求不满的男人不能惹,家里那个小的怎么可能知道,在男人身上一个劲的煽风点火鹿嘉婳眼看也到了家门口,“你回去吧,晨晨自己待着呢”余琰以有事要和鹿嘉婳说,拒绝了儿子一起送鹿嘉婳回家...

二、书友评价

看不下去的点太多,除了女主爸,其他人设都不好,评分太高了,表示不理解。 中间在医院里明显女主在她们护士眼里女主人设行为都不好,他们没接触过咋知道不好的,还不是女主后妈说的,但是小说里又没有解释这一行为,但是她平时又没有对女主不好的行为,矛盾不。 好像小说里就男主一个好男人似的,但又不是c的人设。

女主轻易地就原谅恶婆婆了

越看越差,没有看下去的必要。

我不明不白,女主圣母,男主前任也能原谅,然后找了个只比她儿子大十几岁的小男孩,然后那男的出轨离婚了。宫警官这对非要加上姓安的那个女生,让他俩上床了,离婚了,过了十年又遇见又结婚了。剧情不是跌宕起伏,是一团狗血,越到后面越看不懂,不如前面好看。

好看是好看,但是男人就是靠不住,容易出轨,哎,还好我们的佘首长专情

男女主感情挺好的,也宠女主 但是就像上面我评论的那样,女主前世嫁人,男主有前妻,孩子也是亲生的,是非双洁文 我的评论就是给姐妹们避雷的 要是能忍受雷点,可以一看 短文,看的快,打发时间不错

落地扎实接地气……没有考大学得状元、成为商业大亨发大财、天之骄女无所不能的空间系统但是写的真不错,又欲又撩+温馨有趣……咋见之欢不如久看不厌,落俗却也脱俗!

多更新点,根本不够看啊

这个婆婆好烦人!!!!!!

三、热门章节

第四章承认身份

第五章家的味道

第六章女人的鬼算盘

第七章开启当妈的日子

第八章晨晨宝贝儿

四、作品试读


鹿嘉婳在回家的路上,第一百零八次对余琰说道:“你不许打孩子,打孩子是不可取的。”

“嗯。”余琰再大的怒火也被未来媳妇儿循循叮嘱给熄灭了,“我不打他,放心。”

鹿嘉婳点点头,不怪她一个劲的重复,是那时候的男人脸色实在太恐怖了。

欲求不满的男人不能惹,家里那个小的怎么可能知道,在男人身上一个劲的煽风点火。

鹿嘉婳眼看也到了家门口,“你回去吧,晨晨自己待着呢。”

余琰以有事要和鹿嘉婳说,拒绝了儿子一起送鹿嘉婳回家的意图。

“没事,他大部分时间也是自己玩。”余琰用余光观察了一下四周,拉住鹿嘉婳的手,“婚礼你想怎么办?有什么想法吗?”

鹿嘉婳一怔,这个她还真没想过,上辈子和李思远在一起,也就是俩人去民政局领了证,李思远说希望得到她父亲的同意再办婚礼,她那时候还觉得李思远挺贴心的,她也以为有一天能缓解和鹿国华的关系,谁知……

“不知道,我没想过这些。”

“那我明天过来和咱爸商量商量。”

余琰现在叫鹿国华“爸”那是越来越顺口了,他和鹿嘉婳虽然没做到最后一步呢,但也不远了。

而且他刚才也庆幸没做到那一步,最好的事情还是要留在婚礼那天。

余琰其实是有些古板的人,他现在回想起今天在家的冲动都觉得神奇,自己竟然都等不到俩人结婚之后。

鹿嘉婳其实不光对余锦晨有影响,对他的影响也很大。

“嗯,我跟我爸说。”鹿嘉婳点点头,这事还是要跟鹿国华商量的,她也不希望再留什么遗憾了。

“你进去吧,我这就回去准备。”余琰说了一句。

鹿嘉婳低头看看抓着她的手,“不放手吗?”

余琰其实不想和鹿嘉婳分开,虽然有点解释不清这种感觉,但他的大脑告诉他,不要跟鹿嘉婳分开,想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嗯。”余琰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将手松开,“我回去了。”

鹿嘉婳勾唇一笑,踮起脚在余琰脸上快速亲了一口就跑回家里,然后一眼就看到正在窗户那站着的鹿国华。

“爸,你干什么呢?”

鹿国华冷笑两声,手里盘的核桃竟然捏碎了,“你不是和茵茵一起出去的吗?怎么是这个臭小子把你送回来的?”

“嗯,路上碰上的。”鹿嘉婳笑一笑,“爸,余琰说他明天过来讨论婚事。”

“呵,讨论婚事?”鹿国华走到垃圾桶旁边一松手,核桃残渣飘落下去,“让他来,老子等着他!”

鹿嘉婳打个哆嗦,只是商讨一下婚事,怎么好像要把人杀了似的。

“妈妈,你看爸!”

鹿国华拍拍手,“哎呀,这什么核桃,怎么一捏就碎呢?”

“对了,囡囡,你堂姐怎么没回来啊?她回学校了?”

鹿嘉婳看着她爸这变脸的速度,不禁佩服起来,“我俩逛街的时候她碰到她们学校的一个学长,那人好像帮了她,她说要请那人吃饭。”

“哦,这样啊。”鹿国华点点头,脑袋向后瞅,“欸?你妈呢?”

鹿嘉婳耸耸肩,“楼上休息呢吧!”

“你这孩子,我是你爸!”鹿国华被气的够呛,“你说说你,在家门口和那个余琰腻腻歪歪的,像什么话?你俩还没结婚呢!”

“这大庭广众的,被邻居看到得笑话你,当然他们不敢明面说,但背后也会念叨你的!”

“妈!”

鹿国华瞪一眼鹿嘉婳,“一个招数你休想骗我两次!”

“咳,国华,你干什么呢?”

鹿国华浑身一个激灵,回过身,“佩玲,你醒了?快坐下。”

鹿嘉婳背过身笑了好几下,“爸,我要吃苹果!”

鹿国华昵了鹿嘉婳一眼,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又挑了一个比较红的苹果开始削皮。

文佩玲不易察觉的揉揉腰,这两天鹿国华因为要老二的事情,在床事上可折腾的厉害。

鹿嘉婳拿过一个靠垫递给文佩玲,文佩玲脸一红,好像她和鹿国华在白天做了什么都公布于众了。

鹿国华给闺女一个赞赏的表情,将削完皮的苹果一分为二,一半给文佩玲,一半给鹿嘉婳。

“囡囡,今天去逛街没买什么吗?”文佩玲看鹿嘉婳双手空空,平常出去一趟总是要拎两个购物袋回来的。

鹿国华也反应过来,“怎么?钱没带够吗?”

鹿嘉婳摇摇头,“没有,衣服没什么新款,就不想买了。”

“那下礼拜再去看看,也许下礼拜就有上新的了。”

鹿国华擦擦水果刀,放到一边,“要不然看看有什么喜欢的样式,找裁缝做两套。”

鹿嘉婳点点头,“对了,你俩也得做几套新衣服吧?”

“我不用,给你妈做两套。”鹿国华摇摇头,他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可打扮的。

“还是做吧?要是余琰他爸妈哪天过来,你该说没衣服穿了。”

鹿嘉婳想着,双方父母总是要见一面的吧?

虽然大部分事都是余琰管,但儿子再婚总是要来的。

鹿国华一僵,“不是,这有什么着急的,你俩慢慢处着呗,处个三五年的,再结婚。”

文佩玲打了一下鹿国华,“你这话像什么样?还三五年?”

鹿嘉婳也摇摇头,“嗯,我还是希望尽快把婚礼办的。”

她要是按最坏的打算也就六年的生命了,这六年她会好好当余琰的妻子,也会好好教导余锦晨。

这样她去世之后,余琰也会看在她尽心尽力的份上好好孝顺她的父母。

所以,越早结婚越好,这中间的变数也少了一些。

到时候即使她出事了,家里还有个孩子,他们俩也不会特别难过。

至于对余琰和余锦晨,她只能说声抱歉了。

她实在想不到别的方法能两全了,不过这六年,她也会把应给的爱尽可能给他们的。

鹿国华耷拉着脑袋,嘀嘀咕咕道:“有什么着急的嘛,你才十九,又不是二十九,爸爸就是养你一辈子也是乐意的。”

铃铃铃!

“嘉婳,帮帮我!”

小说《军婚甜又欲:最强军官被勾了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