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为复仇,我扮演了虐文女主

《为复仇,我扮演了虐文女主》主角沈译萧月,是小说写手“沈译”所写。精彩内容:她问我为什么折腾是啊,为什么呢?“不如你猜一猜,猜对了,我就收手,如何啊?”萧月癫狂大笑“莫雨,你不要得意,你没有确切证据证明我干了什么”“至于录音,可以合成……很快就有人疏通关系,接我出去!你还是争不过我!”我掏出一部破旧的手机,放在她眼下“还记得这个吗?”这部手机是很多年前的型号了,屏幕破碎,上面还粘了泥土萧月瞳孔微缩我凑到她耳边“...

在线试读


互联网没有隐私。

我们两个人的照片是谁流出的,一时半会沈译查不清。

这些够他头疼一阵了。

有不少人猜测沈译和萧月只是协议联姻,并不是真心相爱。

一夜之间,萧月成了一个笑话。

大家乐得看这么一出豪门狗血戏。

按照现在的形式,我被人人肉扒出信息是迟早的事。

我看着翻飞的评论,心里异常平静。

以前时间太匆忙,现在我只想好好陪陪落落。

下午放学,我如往常一样赶到。

却被老师告知落落已经被人提前接走了。

我疑虑,江录言最近出差还没有回来,有谁会来接落落?

老师支吾着不看我。

“那人说她是落落的小姨。”

我大脑一片空白,浑浑噩噩。

我强制止住脑中危险的想法。

落落是我的底线,她不能出事!

绝对不能再有人因为我而受伤了!

我找了落落足足三天,周围的人全都问遍了,却一无所获。

对方已经钓足了我。

第三天在我漫无目的发传单时候,路边停着的路虎里下来两个壮实保镖,递给我一部手机。

我尽量冷静,我瞬间明白过来。

“落落在哪?你这是犯罪,我要报警!”

萧月咯咯的笑了起来,娇俏又天真。

“既然这是你的女儿,那么和我也有血缘关系。”

“你报警,有人信你吗?姐姐。”

我闭眼,不愿面对。

沈译一直恨我和他分手,却从没有深究过这后面的原因。

或者说,他不愿意深究。

恐怕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如珠如宝护着的萧月,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当年她为了阻止我进一步接近她的家庭,萧月可谓是煞费苦心。

萧父私生子女众多,萧月父母离婚后,她为了防止父亲接回某个私生子分割财产,用了很多阴毒手段。

别说我,就连沈译也只是她的一枚棋子。

只是这颗棋子最后有了出息,她又舍不得浪费掉了。

不如发挥更大的作用,和沈译结婚,得到沈家的帮助。

当年,别人只知道沈译答应和我在一起,回馈我的真心,却不知这是萧月要求的。

而我,很凑巧的长得有点像萧月。

沈译不至于下不了口罢了。

这才是他和我在一起的真相。

当年萧月也是如今日一样,漫不经心的几句话,就轻易打碎了我的一切。

我真心喜欢的人,一直为了萧月在欺骗我。

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是假的。

萧月循循善诱。

“莫雨,你的病已经是晚期了,你死了,别人还要活。”

“落落很可爱,你要是不乖,等你死了我就替你收养她,拿她给我做出气筒。”

萧月像一条吐着蛇信子的毒蛇。

“当年在你身上发生的事,又要在她身上重演吗?”

我浑身颤抖,想要丢掉手机,却被保镖摁在车门上。

萧月的声音如同恶魔,组成我日日夜夜的梦魇。

“我早就猜想过沈译还喜欢你。”

“不过那又怎么样,和当年一样,让你们分开,只不过是我随便动动手指的功夫。”

我狼狈不堪,发丝凌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保镖打开手机对准我的脸,好让我看清楚。

上面是沈译五分钟前刚发布的声明。

内容大意为,他和我早就分手了,是我喜欢上别人离开了他,现在又重新开始对他纠缠不放。

沈译不是不知道他这么做我要承受的后果。

只是他从来都不愿意让萧月受到丁点伤害。

萧月笑的春风得意。

“莫雨,你知道吗?你是只苍蝇,恶心人,但还不够资格挡我的路。”

保镖离开后,我坐在台阶上,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看了好久。

一个未知号码给我打来电话。

接通后,是沈译。

他听起来异常疲惫,嗓音干涩。

“莫雨,我愿意给你一笔补偿费。”

想必在他发了那声明后,舆论逆转,所有人都在骂我吧。

“我也会给你请最好的医生治疗,你……”

我打断他的话,声音轻飘飘的。

“沈译,你不是经常问我有没有后悔吗?今天我告诉你,我后悔了。”

我后悔遇到沈译,也后悔自己当初那么蠢,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他。

“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从来没有认识过。”

挂了电话,我直接报了警,叫警察介入调查这件事。

萧月的行为是拐骗,违法的。

我拿下别在衣领内的微型窃听。

登录上一个号,发出了刚才录下的所有内容。

犯罪事实清楚,犯罪逻辑清晰。

很快警察拘留了萧月。

落落也很快送了回来,她眼睛肿的像个桃,哭的一抽一抽。

我心疼的极了。

“最后一次,落落,我再也不会让你受这种苦。”

后来听江录言说,那几天舆论扭转非常快。

先是沈译发的声明将我推到了风口浪尖。

然而不过三天,我的那场录音横空出世,萧月说的话内容异常炸裂。

还有ID木棉花的定时爆料,明里暗里的引导,佐证了萧月存在校园霸凌的情况。

瓜田里的猹们闻着味吃瓜吃饱。

更有人觉得我是嫉妒才自导自演,所以期待萧月来推翻谣言。

毕竟语音似是而非,霸凌的事要有更真切的证据才好。

萧月不知动用了什么关系,不见律师,只指名要见我。

我欣然同意。

“你是故意的!”

一见面她便疯了一样。

想来萧月也听说了录音的事。

我看着她憔悴了不少的脸,轻笑。

“萧月,那晚的照片,是我特意叫人拍的,算作我送你的订婚礼物。”

我知道沈译多疑,屋内有监控,看到我吐血加上我衣服里“不小心”忘带走的诊断书。

他不得不信,也一定会来找我。

后来又用木棉花的账号故意发了那些照片。

“莫雨,你一个快要死的人,为什么要折腾这些!”

小说《为复仇,我扮演了虐文女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