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推荐《男友他套路我》,讲述主角徐然林知夏的爱恨纠葛,作者“徐然”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林知夏,我好像记起来一点事情了。”他说。一个吻就记起来了?这又是哪个吃饱撑着的巫婆下的诅咒?我期待地看着他:“亲爱的,你记起什么了?”他左右看了看,然后凑过来,悄咪咪道:“我记得你屁股上有个月牙形的胎记。”我:“……”就这?我忍着额角暴跳的青筋:“除了这些呢?”难道我们除了在床上的故事,就没有床下...

男友他套路我

阅读精彩章节


3

我以为徐然会亲我,结果他停在了离我嘴边零点零一厘米的距离,一本正经问我:“你早上没刷牙?”

呵呵,我有机会刷牙吗?

一大早就被拉到警察局再教育,请问他给我时间刷牙洗脸美美地打扮一番了吗?

我磨牙:“狗逼,不想亲就直……”

结果这货再一次不按常理出牌,还不等我说完话,直接堵住我的嘴,吻的我差点断气之后他退开,咋舌道:“诶,虽然我忘记你了,但好像身体还存在本能,啊不对,我吻技这么强?”

我被他这一系列骚操作搞得,生气也不对,害羞也不是,一张脸就在青红交接中转换,跟个红绿灯似的,心情也颇为复杂。

他到底……搞毛啊。

明明行为弱智的很,操作骚的很,但依然让我心脏扑通扑通狂跳。

夕阳西下,我和徐然坐在油菜花田。

“林知夏,我好像记起来一点事情了。”他说。

一个吻就记起来了?

这又是哪个吃饱撑着的巫婆下的诅咒?

我期待地看着他:“亲爱的,你记起什么了?”

他左右看了看,然后凑过来,悄咪咪道:“我记得你屁股上有个月牙形的胎记。”

我:“……”

就这?

我忍着额角暴跳的青筋:“除了这些呢?”

难道我们除了在床上的故事,就没有床下的故事了吗?

他摇摇头:“暂时还没记起来。”

算了,还是我给他补课吧。

一天只有24小时,就算我燃烧了自己,也无法彻底照亮徐然这个智障。

到了晚上十点,虽然他已经知道我们之间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但依然没有恢复记忆。

我直接摆烂了,躺在床上装死。

他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坐在我床边,一脸严肃道:“林知夏,我觉得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我快速恢复记忆?”

我懒懒地掀了掀眼皮:“啥办法?”

他挑眉看我:“你说呢?”

我说你妈个头啊。

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他想干什么,都这时候了,还用下半身思考,我真是服了他了。

我刚想骂娘,他已经衣衫半褪了。

露出结实的胸肌,漂亮的腹肌和人鱼线,以及不夸张的弘二头肌。

谢谢,我收回刚刚说的话。

没准圈圈他一个叉叉之后,身体带动脑子,也许就这么恢复记忆了。

我一把将他压在床上。

像一个女土匪一样桀桀笑着。

他看着我,眉眼弯弯:“来吧,不要因为我是一朵娇花儿怜惜我。”

我:“……”

一顿少儿不宜的运动过后,我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而一旁的徐然突然大叫一声:“我想起来了。”

我的小心脏啊。

刚剧烈运动完,还没恢复,我差点被他吓到原地去世。

他一个翻身,压住我,眼神从二哈变成了成熟的边牧,声音低沉道:“知夏,我想起来了,你是我最爱的女人。”

我:“……”

玩呢?

还真的来一顿圈圈叉叉他就想起来了?

该不会是搞我吧。

我没有感动的涕泪交加,而是一把薅住他浓密的头发,龇牙咧嘴道:“徐然你这个狗逼,你是不是故意整我呢?”

他嗷嗷惨叫:“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而已,呜呜放手,再不放手我要秃了。”

果然!

我气地一脚踹过去,他机智地闪身躲开,笑嘻嘻道:“虽然我还没有全部想起来,但刚刚我觉得我们身体相当契合……”

我一把捂住他的嘴。

他呜呜呜。

我放开他,看着他纯良的眼神,无奈地叹口气:“睡吧,没准睡一觉起来你就恢复了。”

晚上,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一道低沉的声音把我唤醒:“林知夏。”

4

我手胡乱挥舞了一下:“吵什么,睡觉。”

徐然一把捉住我的手,黑夜中,他眼神变得和麦芽糖一样浓稠:“我想起来了。”

我打开台灯。

晚上十一点五十八分。

还有两分钟就十二点了。

我看着他:“你想起什么了?”

他一改之前沙雕的样子,语气温柔沉稳:“记得一切,对不起,吓到你了。”

啊喂,你突然变的一本正经,我还有点不习惯啊。

“所以,你是真的恢复记忆了?”我一脸狐疑。

“嗯。”他沉声应了一句,把我拥入怀里,“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醒来就失忆了,我早上还把你弄到警察局去,还把你关在门外,对不起啊。”

“哎呀也没什么啦,你能恢复记忆,这真的是太好了。”我松了口气,看来可能只是吃错东西的后遗症。

他疯一天应该就恢复正常了。

事实证明,我想太多了。

翌日醒来,他跟被踩到尾巴的土拨鼠一样惨叫:“你谁啊,怎么会在我床上,我报警了啊?”

我真的……麻了。

在他要重蹈覆辙,打电话报警的时候,我一个飞扑下床,把他的手机啪地拍在地上,威胁道:“你要是敢打电话报警,我就把你的第三条腿打断。”

他瑟瑟发抖。

“你想干嘛啊?”他双手交叉,环在胸前,眼神相当惊恐,“你是怎么进来我家,睡到我床上,我记得我的密码锁是进口的,一般人是打不开的。”

大哥,你就别提你的密码锁了好吗。

一个进口密码锁反反复复地提,整一个凡尔赛。

我翻了一个白眼,没说话,直接走到床头柜,将相册杵到他跟前:“我,是你女朋友。”

他拿过相册,仔仔细细看着。

然后嗫嚅了一下。

我都知道他想放啥屁。

“你给我闭嘴,你要是敢说,我眼光不可能这么差之类的话,信不信我今天让你爬着出去。”我缓缓举起拳头。

他咽了咽口水:“你这女人怎么这么凶啊。”

呵,我也不想凶啊,可这货一而再,再而三在挑战我的底线,在我的雷区上不停地蹦迪。

你说我要不要暴力解决?

我们坐在沙发上,开始商量这一件诡异的事情。

“你是说,我昨天已经失忆了一次?”他一脸惊奇。

“我骗你好玩吗。”我狐疑地看着他,“徐然,你是不是故意在整我呢,你根本就没有失忆,就是在跟我开玩笑是吧。”

不然这事件也太玄学了。

他一脸纯良无辜:“我干什么要骗你,我跟你又不熟。”

我:“……”

戳到我肺管子了。

“那我带你去回忆回忆?”

“去哪儿回忆啊?”

我想起他昨天去花田跟个哈士奇一样撒欢的样子,打了一个寒颤,换个地方,换个地方吧。

“亲爱的,我们去坐摩天轮吧。”我们之前恋爱的时候,也一起坐过摩天轮,徐然在摩天轮中吻了我。

他说:“在摩天轮中亲吻的情侣,一辈子都不会分开。”

“诶,你脸红什么啊?”徐然伸手在我面前挥了挥,一脸傻白甜的样子。

我叹了口气。

抓狂。

还我成熟稳重,内敛气质出众的男朋友啊。

他这搞的不像失忆,倒像双重人格。

我问他:“你确定你是失忆,而不是双重人格,现在是你的副人格跑出来撒泼了?”

他一脸无语:“什么乱七八糟的啊,我本来就这样啊。”

本来……就这样?

我留了个心眼儿,推着他去换衣服,然后打电话给徐然最好的哥们程海。

我一定要搞清楚这件事。

程海很快就接电话了:“嫂子好。”

这一声嫂子把我叫舒服了。

其实我和程海也没见过几次,对他也没有特别熟,所以我还蛮客气的:“程海,我想问你一些事情,你可以老老实实回答我吗?”

“啥事儿啊嫂子,你尽管提问,我一定回答,是不是徐然那小子的,你放心,嫂子你说,我把他底裤都扒拉给你。”

“他和我交往之前,是什么样子的?”

“什么样子,就很沙雕的样子啊,他富二代,又被爸妈姐姐宠着,没什么心机,每天大大咧咧,乐呵乐呵的,跟个二哈似的。”

我:“……”

“嫂子,哈喽,你还在听吗?”

我咽了咽口水:“在听呢,谢谢你了啊。”

挂了电话之后,我坐在沙发上思考人生。

5

根据程海的话,我可以判定徐然并不是双重人格,他是真的失忆了,关键他失忆把本身的性格都暴露了。

所以说,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那些成熟稳重,风度翩翩,跟个霸道总裁一样的性格都是装的?

他这是弄啥嘞?

想逐鹿奥斯卡最佳男演员奖吗?

等等,我似乎想起了一件事情。

之前我们有一次聊天的时候,他问我,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我说我喜欢风度翩翩,成熟稳重,气质内敛的男人。

当时我对他知之甚少,所以并没有注意这些。

“我衣服换好了。”徐然走了出来,他穿着简单的卫衣牛仔裤,也洗了个头,刘海乖乖地贴在额头,整一个青春洋溢。

明明已经27岁了,看上去跟20岁差不多。

我嫉妒了,这货比我还懂得保养。

平时看他都是西装革履,每次都梳成大背头,整的跟霸道总裁似的,所以……

他都是装的啊。

我谢谢他了。

“你干嘛用这么恐怖的眼神看着我?”他咽了咽口水。

我呵呵一笑:“你离我远点,否则我会忍不住锤死你。”

说真的,我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男女之间交往,最重要的就是坦诚相待(别误会了,不是那种坦诚相待),可徐然却装出另一种性格,压制住自己本身二哈的性格,有这个必要吗?

“那还去不去摩天轮?”他小心翼翼问。

“去!”我声如洪钟。

虽然很生气,但我已经认命了,不管是哪个“成熟稳重”的徐然,还是沙雕徐然,我好像都离不开他了。

冤种啊。

来到游乐园,徐然一整个眼神亮晶晶,要不是知道他智商一百八,我真觉得他是不是打娘胎就开始弱智了。

“林知夏,要不我们先去玩别的?”

“玩什么别……啊,你别拉我啊。”

就这样,我被徐然拉着玩了云霄飞车,旋转木马,碰碰车……

一圈下来,我人已经麻了。

不过,还挺爽的。

和徐然交往的时候,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我也只能收着自己,不敢暴露出自己“女汉子”的本来面目。

“好玩吗?”他问我。

“好玩。”

他说了一句等我一下,然后转身就跑走了。

我等了一会儿,他左手拿着冰淇淋,右手拿着棉花糖过来了。

“给你。”

“谢谢嗷。”

“客气啥,我早就想来游乐场玩了,但他们都说我幼稚,今天终于找到人陪我来了哈哈哈。”

我被冰淇淋呛了一下。

敢情我就说一个陪玩的啊。

“我们去坐摩天轮吧,我已经买好票了。”

“好啊。”

坐上摩天轮之后,俯瞰着下方,我的心境也慢慢平稳了,之前的焦躁也一扫而空。

其实徐然失忆也挺好。

他不用装了,我也不用装了。

怎么开心怎么来。

如果他今晚还能恢复记忆,我要告诉他,以后不需要在我面前装成熟,其实你这样我也喜欢。

“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看啊?”徐然虽然表面镇定,但看得出来他耳朵都红了。

唉呀妈呀,害羞了啊。

我起来逗他的心:“因为你是我男朋友啊,我不看你看谁。”

好吧,他现在连脸红都红了。

我心痒痒的。

“你这个女人……”他舔了舔唇,“怎么这么大胆。”

我挑了挑眉:“我比这更大胆的事情都做过,要不要现在回忆一下?”

他虽然大大咧咧,但不是弱智,很快明白我说的是什么事情,这下整个人都要冒烟了:“不用了不用了。”

我哈哈大笑。

我发现,我还喜欢这样的徐然。

之前和他交往的时候,他一切都安排的明明白白,从来不会出岔子,现在他就像一个大男孩,随性而至,但开心和不开心都在脸上。

我不用猜了。

真好。

6

从摩天轮上下来,徐然问我:“你说我失忆了,可是我好像就忘记你了,其他人我都记得,为什么会这样呢?”

你问我,我问谁啊。

“算了,别纠结这些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你失忆的时候也蛮可爱的。”

我捏了捏他的脸。

他有些不满:“别捏脸。”

“那干……”我话还没说完,他已经俯身下来,轻轻地吻了一下我的嘴角,又飞速退开,然后捂着脸嗷嗷跑开。

我依稀能听到他在鬼吼鬼叫什么。

“天啊,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情不自禁吻她。”

回到家之后,我洗个澡,累得倒头就睡。

这两天我真的身心俱疲啊。

睡到一半,被人轻轻摇了摇,我睁开眼睛,徐然躺在我旁边,脸色深重:“知夏,我是不是又忘记你了?”

他性格转来转去,不知道神经错乱没有,但我真的有点转不过弯来。

“林知夏。”他眸子深深地看着我,“你是不是生气了?”

我慢悠悠吐出一句话:“徐然,你突然正经,我好像有点不习惯了。”

他僵了一下。

我看着他:“我问过程海了,他说你以前的性格就是你失忆时候的样子,你为什么要骗我呢?”

他脸红了。

应该是被拆穿后的慌乱。

“知夏,我不是……”

我安慰他:“你别慌,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喜欢真实的你,你没必要装一个人设喜欢我。”

他听完我的话,像一只受伤的大狗狗:“可是你说过,你喜欢成熟稳重的男人。”

“傻瓜,那只是一个借口,喜欢这种事能用条条框框来规定的吗?”

我喜欢上他,不也没在计划中吗。

“真的?”他忐忑不安地看着我。

“是。”我点点头,“其实,我更喜欢现在的你。”

他眼里的惊喜和不敢置信都快溢出来了:“你没有骗我吗?”

“我骗你做什么,徐然,我喜欢真实的你,而不是压抑自己的你,我也一样,其实今天这两天我真的很开心。”

这两天,他让我终于有了恋爱的感觉。

那么恣意,什么都不用管不用顾,只需要享受那一刻。

“好,以后我不装了。”

气氛逐渐烧起来,我们快要渐入佳境的时候,我突然啊的一声,吓的徐然差点萎了。

他好委屈:“知夏,你干什么啊?”

“我怕你明天又死机重启,所以你今晚还是别睡了,看看明天情况如何,咱们晚上斗地主吧。”

徐然虎着一张脸,怨念地看着我。

两人斗地主是斗不了了,我们选了一部恐怖电影看,结果看着看着,我们看睡着了。

等我醒来,徐然跟窝被端了的土拨鼠一样惨叫:“你谁啊,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

苍天啊,来一道雷劈死我吧。

不带这么玩我的吧。

人灰姑娘被王子捡回去之后,就变成了公主了,白雪公主被王子吻了之后,也吐了毒苹果醒来了,连青蛙王子被公主吻了也恢复人身了。

为什么我和徐然坦白了,他还是失忆。

这不符合常理啊。

这一遍遍重启,他没事我都快神经衰落了啊,到底要闹哪样?

我百思不得其解。

“闭嘴,不准报警,我是你女朋友,给我三分钟,我捋一捋。”我说道。

肯定是哪里出差错了。

徐然是不是还有什么没交代?

我是不是还有什么地方没交代?

所以老天爷不放过我们?

我再一次咨询程海。

程海掰着手指头开始数,把徐然七岁还尿床的事情都抖出来了。

刚刚,程海提到了一件事。

他说他高中的时候,每天雷打不动地都会去隔壁学校。

有一天他好奇,偷偷跟踪徐然,结果他拿着一杯柠檬茶,就这么站在大榕树下站了一下午。

有谁值得他等待的啊。

肯定是暗恋对象啊。

想到他每天雷打不动去蹲点,我心里酸酸的,难道其实我只是一个替身,其实他心里头是有白月光的。

隔壁学校?

我问程海:“徐然在哪一所学校?”

“程华一中啊,隔壁就是林华一中。”

林华一中……

我就是林华一中的啊。

7

我在林华一中待了三年,隔壁学校和我们也算是“朋友”了,经常有活动都会一起参加,我没有见过徐然啊。

如果按照程海说的,他性格一直是大大咧咧,跟个二哈似的,我一定对他印象深刻。

但没有。

不行,我得问问,他高中时候到底暗恋我们学校哪个女生了。

想到他的初恋并不是我,还拿着柠檬茶在我们学校望眼欲穿,每天蹲点……

我拳头又缓缓硬了。

徐然一直待在家里,我这次顺利打开了门,徐然恰好站在门口,一脸凝重:“我刚刚看过了,你真的是我女朋友。”

我一声不吭地擦过他,坐在沙发上。

然后,冲他招招手,露出一抹慈祥的微笑:“傻站着干什么啊,过来坐啊。”

感觉他打了一个寒颤:“我不敢,我觉得你那眼神好像要剁了我一样。”

“过来。”我磨牙。

他飞也似地地蹿了过来,像个乖巧地小学生一样坐好。

我微笑问:“徐然,听说你是程华一中的。”

“你怎么知道?”他一脸惊奇。

我压压手:“你别管我怎么知道,你告诉我,你当年老跑到我们学校干什么?”

说到这里,徐然沉默了。

他支支吾吾半天,搓着手,就是不说话。

我心中那个悲伤逆流成河啊。

看来其中真的有猫腻啊。

我深吸口气,忍住心口的难受说:“你说,我保证不打你,谁都有过去,我不会吃醋。”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你确定?”

“嗯。”

徐然老老实实交代。

他说他高中的时候,遇上了一个特别彪悍的女孩,当时他因为“财外露”了,被一些小混混盯上了,当时双拳难敌四手,在最关键的时候,一个戴着口罩的女孩出现了,将那些小混混揍了一顿,救下了他。

我沉默了。

因为他嘴里说的女孩,就是不才在下我。

我记得当时一个弱鸡被按在墙角打,我刚好经过,一时看不下去,出手赶走了那些小混混。

哦,忘记说了,我爸是武术教练。

我仔细看着徐然……

当是我只顾着耍帅,加上他一直用手挡着脸,我根本没看到他长啥样子。

徐然小心翼翼地看着我:“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当时想的是,她帮我赶走了那些混混,我应该感谢一下她,当面和她说一声谢谢,但问题是我根本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甚至长啥样都不知道。”

大哥,长啥样都不知道,你还能天天来蹲点。

挺有毅力的啊。

我握拳轻咳一声:“如果我说,我就是救你的女孩,你信吗?”

他看着我,半晌后吐出一句话:“你觉得我信吗?”

我点了点头。

随后站起身。

走到玄关,抬腿。

哐当一声,进口的门凹了一块。

徐然目瞪口呆。

我笑眯眯地看着他:“怎么样,想起来了吗?”

徐然站起来,非常严肃地点点头,可我看他的腿,在微微发颤。

久别重逢,不应该执手相看泪眼吗,可徐然看我的眼神,仿佛一只小白兔在看大灰狼。

“怕我了?”我问。

徐然摇头:“没有,我只是觉得,以后我们要是结婚了,你会不会一言不和揍我?”

我:“……”

把我想成什么人了啊。

我是那种会随随便便动手的人吗?

我微笑:“只要你不惹我。”

徐然打了个寒颤。

翌日一早,我醒来,徐然也恰好睁开眼睛。

“还记得我是谁吧?”

他回答:“林知夏。”

我松了口气。

这莫名其妙的魔咒终于解除了。

我一把揪起他的耳朵骂骂咧咧:“徐狗子,你有毛病啊,和我在一起就在一起,非要装13干吗,我喜欢真实的你,不是装逼的你。”

徐然一脸委屈:“可你说过,你喜欢成熟稳重的人。”

我叹了口气,挪到他面前:“真是傻瓜,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懂吗?”

他看着我,接着笑了:“林知夏,早知道我不装了,明明这段时间我们这么开心。”

我:“……”

徐然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其实这是程海出的主意,他说我没办法跟你装一辈子,所以想用这个办法试探一下你,结果竟然发现你就是小时候救过我的女孩,这真的是意外收获。”

我裂嘴一笑:“是啊,意外收获。”

我捏了捏拳头,暴怒:“徐然你这个狗逼,你耍我很好玩吗啊,看来三天不打,你可以上房揭瓦了。”

徐然被我揍的嗷嗷叫。

“我错了我错了。”

我深吸口气,想骂人,最后却噗嗤一声笑了:“你说我们这是在折腾什么呢。”

后来,我把程海约出来,当然,我们揍他。

相反,我还要感谢他。

“辛苦你了。”我递给他心仪的手办,“感谢你帮忙哈。”

程海摆摆手:“没事没事,能看到你们坦诚相待,别整天装来装去,我挺开心的,结婚的时候,记得给喜帖哦。”

我点点头:“当然。”

是的,高端的猎手,往往喜欢以猎物的方式出场。

我早就琢磨出徐然不对劲了,才和程海导了这么一出好戏,故意引导徐然暴露真性情。

番外

很久很久之后,徐然知道原来他引以为傲的计划,其实早就被我拿捏了。

他委屈:“呜呜呜,老婆,你舍得欺骗这么善良单纯的我吗?”

我斜了他一眼:“你善良个屁。”

演技挺不错的啊,想逐步奥斯卡呢。

徐然抱住我,笑嘻嘻:“我不是想逐步奥斯卡,我是想把你牢牢锁在我身边,我害怕失去你。”

啧啧,果然解放天性之后的徐然,甜言蜜语章口就来。

后来,我们生了一个可爱的宝贝女儿。

女儿从幼儿园开始,就会装可怜了。

某天有个小男孩打电话过来:“阿姨,我今天好像把檬檬惹哭了,我向她赔礼道歉。”

挂了电话之后,我问女儿:“人家怎么欺负你了?”

“他没有欺负我啊,是我把他绊倒了,然后我哭了,他用三块巧克力才把我哄好。”

我:“……”

麻蛋遗传!

女儿遗传了徐然这个狗东西的反客为主。

呜呜呜。

完结撒花。

小说《男友他套路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