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破败的棉袄》是作者 “林美华”的倾心著作,林美华徐栋梁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蓉蓉撒着娇让我帮她撕鸡腿,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总是可爱,我哪里能拒绝她的要求,依言帮她撕好了鸡腿,她用她甜甜的嗓音笑着谢谢我。可不知怎么的,这一幕却仿佛刺痛了徐栋梁的眼睛。他站起身,一把把蓉蓉推到地上,嘴里还大声叫骂着。「谁叫你让我妈妈给你撕鸡腿的?」蓉蓉从椅子上摔了下去,脑袋差点磕到隔壁桌子的桌角...

破败的棉袄

阅读最新章节


徐栋梁抱着我的腿痛哭流涕,我和季天宇对视一眼,别无他法,终究还是让他和我们一起去吃了饭。

麦当劳餐厅里,蓉蓉一脸好奇地看着徐栋梁,徐栋梁臭着一张脸,满脸不屑。

蓉蓉撒着娇让我帮她撕鸡腿,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总是可爱,我哪里能拒绝她的要求,依言帮她撕好了鸡腿,她用她甜甜的嗓音笑着谢谢我。

可不知怎么的,这一幕却仿佛刺痛了徐栋梁的眼睛。

他站起身,一把把蓉蓉推到地上,嘴里还大声叫骂着。

「谁叫你让我妈妈给你撕鸡腿的?」

蓉蓉从椅子上摔了下去,脑袋差点磕到隔壁桌子的桌角。

我和季天宇连忙把蓉蓉扶了起来,仔细检查她有没有受伤。

可谁知徐栋梁更加疯狂,尖锐地嘶吼着:「你去看她干什么,她又不是你的孩子。」

「你为什么不来看我,我才是你儿子,你为什么那么关心她?」

「你是不是早就和他们混在一起,然后和我爸离婚,再把我丢给叶露露那个女人?」

「就是因为你,我才会被她虐待,都是因为你!!!」

「你就是个贱女人!!!」

他开始尖锐地鸣叫,活脱脱像个疯子。

整个餐厅的人都被他吸引了过来,八卦的目光在我和他身上流转,更有甚者还在窃窃私语。

「闭嘴!!!」

我终于忍无可忍,又是一巴掌拍在他脸上。

说到底,我还是不想在大庭广众下打他的,毕竟是我亲生的孩子。

可是,他太过分了。

「当初可是你不满意我这个当妈的,天天嫌我没用。」

「你爸婚内出轨,你和小三玩得可好了,还要让小三当你妈呢。」

「现在你在你爸那不好过跑来找我,倒成了我对不起你了。」

周围人的目光像一把把利剑,在徐栋梁身上上下扫视,牢牢地把他钉在耻辱柱上。

徐栋梁的脸色白了又白,嗫嚅着嘴唇,什么都没说出口。

「你现在,立刻马上给蓉蓉道歉。」

徐栋梁抬头看了看我,又垂下头,手指紧抓着衣角,过了许久,才传出他细如蚊呐的声音。

「对不起……」

季天宇抱着蓉蓉,向我摆了摆手。

这件事也勉强就这么过去了。

吃完饭后,我仔细想过徐栋梁接下来要去哪,思虑了半天,还是觉得送回徐天驰那比较好。

我给徐天驰打了电话,让他自己下来接孩子,还让他注意点叶露露。

可当我看见徐天驰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他老了很多,原本一张木讷的脸上又多了几分沧桑,就连头发也白了几根。

只看一眼,我就知道他这半年来过得并不好,心下突然生出了几分快意。

「你漂亮了很多,最近过得还好吗?」

他的目光闪烁了几下,踌躇着开口询问。

我脸上没什么表情,也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你照顾好徐栋梁,他是你的儿子,不能被人欺负。」

徐栋梁的眼神亮了一瞬,抬头看着我。

我顿了顿,又补上一句:「虽然我和他已经没什么关系了,但好歹还是我儿子,也不能看着他被人欺负。」

徐栋梁的眼睛又暗了下去。

徐天驰沉默地点了点头,目送着我离开。

「妈妈,别丢下我!!!」

见我要走,徐栋梁大喊着,想追出来,可没跑几步,就被徐天驰拉住了手臂。

他费力地挣扎着,却始终挣不脱,只能看着我一步步远去。

身后传来了阵阵的哭声,我没有回头。

所有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一切负责,他也不例外。

6

日子就这么平淡地过着,直到有一天季天宇带着蓉蓉出现在我家门口。

「你们怎么来了?」

我有些惊讶,蓉蓉上来一把拉住了我的手:「爸爸想请阿姨吃饭。」

我看着眼前耳尖有些泛红的季天宇,突然明白了什么,不自觉地也有些紧张了起来。

进了餐厅后,我才发现是一个非常有氛围感的音乐餐厅。

拉着小提琴的侍者礼貌地向我们微笑点头,喷泉也随着乐声此起彼伏。

用餐用到一半,我突然在蛋糕里吃到一个异物,吐出来一看,是一颗钻戒。

见此情景,季天宇从椅子上站起,走到我面前单膝下跪,蓉蓉也不知道跑到哪去拿了一束花递给季天宇。

「玥玥,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季天宇手捧着花,耳尖发红,就连说话也有点结巴,眼神却是格外的真挚。

有点老土,不过我很喜欢。

「我愿意。」

季天宇颤抖着手接过我手上的钻戒,缓缓戴进了我的无名指。

蓉蓉在一旁起哄:「好耶,好耶,阿姨变成我妈妈了,阿姨变成我妈妈了。」

季天宇慢慢凑近,我的脸颊一片绯红,可电话铃声却在此时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打破了这暧昧的氛围。

我接起电话,表情却在听到来人的声音后渐渐变得沉重。

「怎么了?」

挂断电话后,季天宇关切地询问。

我努力冷静下来:「叶露露在家里欺负徐栋梁,徐栋梁一急,就拿刀捅了叶露露的肚子,叶露露把徐栋梁推下楼梯,刀也扎到了徐栋梁自己,现在两个人都大出血,在医院里抢救。」

季天宇立刻正了神色:「我和你一起去。」

我先去了医院,季天宇把蓉蓉送回家后很快也赶到了医院。

彼时,叶露露和徐栋梁还在抢救。

人是邻居听到动静后报警送进医院的,而徐天驰人也不知道去了哪。

「家属在吗?家属在吗?」

手术室的门被推开,护士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连忙迎了上去:「我是徐栋梁的家属。」

「我们医院血库现在没有A型血,想问一下你是不是A型血或者O型血。」

我一愣:「我儿子他是O型血啊,我和他爸都是O型血。」

护士愣了愣,看了看手里的报告单:「他是A型血啊,我们刚验过的,不会有错。」

这下换我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

「先输血吧,O型血也能输点,救命要紧。」护士催促着。

迷迷糊糊地抽完血,我坐在医院的椅子上,脑袋有些发懵,而徐天驰此刻才姗姗来迟。

他看到我和季天宇时,愣了一瞬,随后目光又落在我戴着的钻戒上,眼神有片刻的落寞。

我麻木地站起身,向徐天驰走去:「为什么徐栋梁是A型血?」

他那张木讷的脸上突然出现了片刻的慌乱,我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猛地摇晃:

「你说啊,为什么我们两个都是O型血,而徐栋梁是A型血?」

徐天驰沉默不语,低着头不吭声。

季天宇跑来抱住我,让我不要激动。

过了许久,我才听到徐天驰沉闷的声音:「对不起。」

我像是被卸去了浑身的力气,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

徐栋梁和叶露露都已经脱离了危险,只不过叶露露肚子里的孩子没了。

而徐天驰也老老实实地和我交代了一切。

当年我生产时,生下的其实是个女婴,不过当时因为我难产所以女婴出生后没多久就已经夭折了。

而早在我生产之前,徐天驰和叶露露就搞到了一块,所以他们的孩子还是和我同一天生出来的。

或许是徐天驰想光明正大地抚养孩子,便把两个孩子调换了,也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但不知为何,徐天驰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叶露露,甚至婚后叶露露虐待徐栋梁的时候,他也没有把真相说出来。

而得知一切真相的我,却仿佛做了一场荒唐的大梦。

原来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是给别人养的。

原来陪了自己这么久的丈夫,早就和别人搞在了一起,就连孩子也都是同时生的。

我生了一场大病,季天宇照顾了我很久,病愈后,我突然想通了很多事情。

我把徐天驰告上了法庭,他赔偿了我一大笔精神损失费。

而徐栋梁和叶露露呢,听说他们知道这个消息后崩溃了很久,怕是要一辈子都要活在对彼此的悔恨中。

徐天驰则更是衰老得厉害,我都差点认不出他。

不过,这些都是他们家的事情了,再也与我无关。

又是半年过去,季天宇向我求婚了。

我同意了。

我们顺理成章地领了结婚证,蓉蓉也成了我的女儿。

看着蓉蓉无忧无虑的笑脸,我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要开始我的新生了。

小说《破败的棉袄》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