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主角是朱夏宁舒的精选小说推荐《我死后,偏心妈妈后悔了》,小说作者是“朱夏”,书中精彩内容是:原来鬼也会流泪的吗。妈妈只知道那是我宝贵的发夹,却不知道我为什么宝贝。那是她在我17岁生日时送我的生日礼物。精致的镂空兔子上镶嵌了一颗璀璨夺目的粉钻...

我死后,偏心妈妈后悔了

在线试读


2

养妹低着头委屈巴巴道:[妈妈,我就是想借姐姐发夹戴一下,谁知道手不稳就摔坏了,妈妈,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夏夏的气。]

妈妈却有点失魂落魄。

[你姐姐最喜欢这个发夹,一直珍藏着舍不得戴……]

养妹闻言更委屈了,眼泪一颗颗地往下掉。

[等姐姐回来了,我亲自向她道歉…]

妈妈沉默了半晌,还是妥协了。

[算了,我先送去修复吧。]

目睹这一切的我,看着面目全非的发夹,不知不觉已泪流满面。

原来鬼也会流泪的吗。

妈妈只知道那是我宝贵的发夹,却不知道我为什么宝贝。

那是她在我17岁生日时送我的生日礼物。

精致的镂空兔子上镶嵌了一颗璀璨夺目的粉钻。

那时候我觉得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那个时候,养妹还没来到家里,而妈妈,和我的关系也没有那么剑拔弩张。

一切,都和现在不同。

宴会结束后,妈妈吩咐人将发夹送去修复。

我看着她坐在沙发上,打开了手机,似乎要给什么人打电话,我心里还是闪过了一丝期待。

妈妈会不会给我打电话呢。

可是手机光亮明明灭灭,妈妈也没将那通电话打出去。

我心里酸涩不已。

我早该知道,养妹来了之后,我在妈妈心中的地位根本不足挂齿。

若是养妹一个多月没回家,妈妈大概会把养妹的手机号打爆。

[妈妈。]养妹送别了客人,像个孩子一样扑进了妈妈的怀里,撒娇着说:[你看起来不太开心,是还在怪夏夏吗?]

[我明天就给姐姐打电话道歉,妈妈别不开心了,夏夏会心疼的。]

而妈妈摸了摸养妹的头,轻声安慰着。

我就在一旁冷眼看着养妹和妈妈母慈子孝,内心却毫无波澜。

我发现,我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了。

几天后,妈妈接到了修复店的电话。

对方表示发夹破损严重,已经无法修复了。

挂断电话,妈妈却显得有些失魂落魄。

没过多久,妈妈拨通了电话约养妹一起去购物。

我的灵魂也不由自主地跟了出去。

商场里,妈妈盯着柜台上的发夹发呆,我凑近了去看,发现和我那枚损坏的发夹很像。

顶端上镶嵌了一枚粉钻,甚至比当初我的那枚还要漂亮。

工作人员见妈妈盯着发夹目不转睛,立马朝妈妈介绍道:[女士,你眼光真好,这枚发夹是我们家当季的新品,目前整个c市只有这一枚。]

妈妈闻言满意地笑了笑,掏出卡准备结账。

养妹却在此刻开了口:[妈妈,这卡夹好精致啊,过几天开学,配上我前两天新买的裙子一定很漂亮,你能把它送给我吗?]

对养妹几乎百依百顺的妈妈却一反常态地拒绝了。

语气有些严厉地开口:

[夏夏,这是买给你姐姐的,就当是补偿你姐姐那枚被弄坏的发夹。]

[你也知道你姐姐很宝贝那枚发夹,若不是你弄坏了你姐姐的发夹,我也不会…]

[妈妈——]

妹妹却突然开口打断妈妈,眼眶湿润,紧咬着下唇,看着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你是不是还在怪我弄坏了姐姐的发夹,可我真的是不小心的……]

[我当时很羡慕姐姐有一枚这么漂亮的发夹。]

妹妹越说越委屈,精致的小脸上布满了泪珠,就那样可怜兮兮地看着妈妈。

妈妈看着妹妹哭花的小脸,语气却莫名软了下来。

[夏夏,妈妈不是怪你,这样吧,妈妈再给你选两套珠宝一起结账,到时候我们夏夏开学的时候戴,好不好?]

[真的吗?妈妈。]

妹妹瞬间破涕为笑,紧紧地抱住了妈妈。

[妈妈真好。]

我的灵魂飘在空中,脸上不禁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之前也是这样,明明是养妹的错,可只要养妹一哭,妈妈就会不计前嫌,甚至给她买礼物补偿。

这就是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吗。

那我呢,我不禁为过去的自己悲哀。

就因为我受了委屈从来不哭,所以从来得不到妈妈的爱吗?

[朱夏,这么巧,你也来逛街呀。]

一阵女声传来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抬眼望去,说话的两人我也认识。

是我和养妹社团里的同学。

朱夏热情地跟她们打着招呼。

两人看着养妹手里拎着的奢侈品袋子,不禁有些羡慕开口:[朱夏,你妈妈对你可真好。]

妹妹骄傲地应了一声,和两人寒暄了一阵,便和妈妈手挽手离开了商场。

见妈妈和养妹走远,两人八卦地议论道:[听朱夏说宁舒在家就经常欺负她,前段时间还故意人假唱诬陷她。]

[现在学校论坛都传遍了,果然有钱人家里都是腥风血雨。]

[不过刚刚看宁舒妈妈这么宠朱夏,亲生母亲对养女万般宠爱,也难怪宁舒心理扭曲陷害朱夏。]

两人以为养妹和妈妈早已走远。

却不知这一切却全被返回上厕所的妈妈尽收眼底。

回家的路上,妈妈一直沉默不语。

养妹坐在一旁有些不明所以,但是看着妈妈面无表情的模样,养妹到底是没敢开口。

车子很快就开进了别墅。

我看着妈妈撇下养妹,快速地回到了书房里,打开了电脑,表情却越来越难看。

我好奇地凑了上去,看见妈妈正一点点地看着学校论坛的帖子。

上面全部在为养妹打抱不平,而养妹在帖子下回复更是内涵到极致,永远都是我在欺负她,而她却是一副寄人篱下的小白花模样。

妈妈第一次大发雷霆,随手拿起桌上的杯子朝地上狠狠地砸了过去。

把刚走到妈妈书房门口的养妹却吓了一大跳。

养妹大概从来没见过妈妈这副模样。

她捡起地上破碎的瓷片,不解地开口:[妈妈,发生什么了,怎么发这么大的火。]

妈妈却正在气头上,看着装着一脸乖巧无辜的养妹,语气不善。

[朱夏,学校论坛上的事,你没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养妹脸色一变,看见妈妈正刷着论坛。

帖子第一条正是养妹茶味十足的阴阳怪气。

养妹慌乱地开口:[妈妈,你听我解释…]

然而话还未说完,眼泪却早已流了大半。

一向很吃这套的妈妈却无动于衷。

[朱夏,上次那件事,我让宁舒替你背了锅。]

[这么多年,我对你甚至比我的亲生女儿宁舒还要好。]

[你还有什么不满意?要在背后这么说你姐姐?]

养妹见事情掩盖不住,习惯性地朝着妈妈撒娇。

[妈妈,我不是故意那样说的,我只是看她们发帖子黑姐姐,想替姐姐解释,没想到她们会误会。]

然而妈妈这次似乎铁了心要替我讨回一个公道,并不搭理养妹的撒娇,只是让她先回房间去休息。

随后的几天,不过养妹怎么像妈妈示好,妈妈都一脸冷漠,并不搭理。

我在旁边看得咂咂称舌。

自从养妹来到我们家,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妈妈对养妹这么冷漠。

但我内心并未生起一丝丝的涟漪。

因为我知道,这只是暂时的。

恐怕妈妈迟早还是会原谅养妹。

毕竟这么多年一向如此。

之后的几天,养妹一反常态,安安静静地待在房间里,没有再缠着妈妈了。

我觉得不太对劲,灵魂穿过养妹的墙壁,想看看她在搞什么幺蛾子。

走近一看,养妹正站在用冷水不停地往身上浇着。

随后又将空调冷风开到最大。

我看得咂咂称舌,这朱夏对自己也是够狠,想用这一招来博得妈妈同情。

不过想想也是,以往她都是这样对付我的,毕竟这招屡试不爽。

在凉水和冷风的作用下,很快,养妹便发起了高烧。

妈妈回到家,看见的便是躺在床上可怜兮兮的养妹。

[夏夏,怎么身上这么烫。]妈妈轻轻地抚摸着养妹的脸颊,有些着急地说道。

养妹瞬间泪眼婆娑,委屈巴巴开口,[妈妈……我想我的爸爸妈妈了……]

妈妈闻言变了脸色,神色复杂地看着养妹。

[夏夏,妈妈打电话叫张医生过来!你这孩子,发烧了也不知道给妈妈打个电话,张妈休假了不在家,你要是高烧起来,妈妈也不在,该有多危险?]

[妈妈,我不敢,我怕打扰妈妈,妈妈就更不想理我了。]

养妹发着烧,脸色苍白,说着泪珠还一颗颗地往下掉,一副好不委屈的模样。

[毕竟前两天我才惹妈妈生气,妈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不要不理我。]

妈妈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有讲话。

没过多久,张医生便匆匆来临,为养妹检查着身体。

[没什么大事,就是着凉了有点发热,已经打过退烧针了,每天按时吃药,不出三天就痊愈了。]

妈妈点了点头,送走了张医生,看着养妹乖巧地将药吃下。

[夏夏,你先休息,妈妈不打扰你休息了。]

[妈妈……]

养妹连忙掀开被子,紧紧地拉住了妈妈的手,也不继续讲话,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妈妈,紧咬着下唇,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妈妈看着心下软了几分,叹了口气说:[夏夏,那你之后去论坛上帮你姐姐解释一下吧,你姐姐我知道的,她不会害你的。]

养妹连忙点头答应。

可等妈妈走后,我却看见养妹不仅没有删除论坛的评论,还继续在那里煽风点火,内涵我这个姐姐。

她装得一脸无辜,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打着字。

我也不知道姐姐为什么要针对我,难道就因为妈妈对我好,她就要这么对我吗?

虽然妈妈说了以后公司要交给我打理,但是我不会和姐姐争的,我不知道姐姐为什么还要继续诋毁我。

我看着她绿茶味的发言,心下只觉得好笑。

一直以来被针对被诋毁的人,难道不是我吗?

况且妈妈什么时候说过要将公司交给她打理。

我妈虽然宠溺养妹,但是公司是妈妈打拼这么多年的心血,养妹对管理一窍不通,妈妈是绝不可能把公司交给她的。

但同学们却信以为真,纷纷在论坛里恭维着养妹。

妹妹享受着同学的吹捧,脸上流出得意的笑。

我看着却觉得很搞笑,搞不懂养妹这么做的目的。

再者说她做得这么明显,就真笃定妈妈不会再看论坛了吗?

养妹和妈妈好像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只是我隐隐觉得两人相处间,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妈妈看手机发呆的次数越来越多,有好几次养妹跟妈妈讲话,妈妈都没听见。

晚上,养妹和妈妈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我凑近一看,妈妈居然破天荒地给我打了个电话。

毫无意外,没有打通。

妈妈看着手机屏幕有些气急败坏,又给我发来了微信。

宁舒,不就是一个生日,你有必要搞得大家都不愉快吗?

可也一直没有得到回复。

妈妈更生气了,胡乱地将手机丢到沙发上,哀怨地开口:宁舒到底是怎么了?越长大越不懂事。

我却觉得有点好笑,明明是她的错,此刻却还要求我这个被伤害的人懂事。

她不知道,我早就接不到电话了。

因为手机早已随我一起葬身海底。

养妹见妈妈发脾气,假惺惺地开口:[妈妈姐姐是不是还在生我们的气,要不我发消息解释一下吧。]

我懒得听她在那里装模作样,转身回到房里,却不知怎么回事脑袋却越来越沉,没一会儿不由自主地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只听见门外传来剧烈的争吵声。

我走出去,看见妈妈和养妹爆发了剧烈的争吵。

佣人不知道都去了哪里,偌大的客厅里只有养妹和妈妈。

我打了个哈欠,饶有兴致地看着两人。

只见养妹声嘶力竭地喊着:[对,我就是故意评论的!谁让她之前人缘比我好!凭什么!]

我这才算是听懂了,原来论坛的事东窗事发了。

“啪——”

突然,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响起。

我有些讶异地挑了挑眉,看着养妹脸上的巴掌印。

妈妈似乎也呆住了,手落在半空,嘴巴张了张,好像准备说些什么。

养妹却突然间歪过头,眼神中闪烁着怒火,死死地盯着妈妈,恶狠狠地开口:[你个老女人,你居然敢打我!当初要不是我爸妈救了你一命,你现在还能好好站在这里吗?你就是这么对待你救命恩人的女儿吗?]

[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就是故意污蔑宁舒的,还有那个发夹,也是我故意摔的,这种事情还有很多,可谁让她有个蠢妈,根本不信自己亲生女儿的话!]

养妹显然生气到了极点,干脆破罐子破摔,直接撕破了平时乖巧的面具,语气越来越尖酸刻薄。

妈妈显然没有见过养妹这副嘴脸,脸上的表情难看又难堪。

[可她是你姐姐啊!我难道平时对你不好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姐姐!]

[什么狗屁姐姐,我的亲生爸妈都因为你死了,凭什么宁舒却能过得好!我第一次见她时,她穿得像个公主,而我却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凭什么!所以我发誓,一定要将她的一切夺过来。]

养妹闻言却嗤之以鼻,声音越说越大,脸上也尽是癫狂的神色。

[是你将我爸妈害死的!你对我好不应该吗?]

妈妈听着养妹歇斯底里的话里尽是这些年对自己家的不满和控诉,内心一阵悲凉。

这么多年,她一直想着朱夏父母的临终所托,对朱夏极其宠爱,甚至让自己的亲生女儿受尽委屈。

如今换来的却是养女的控诉。

妈妈仿佛被抽空了力气,整个人瘫软在地。

[既然你在这个家受了这么多委屈,那你走吧。你已经成年,我不需要再对你尽抚养义务了,但是出于对你父母的尊重,我每个月会给你打一笔生活费,直到你大学毕业。]

养妹盯着妈妈看了半晌,看妈妈神色认真,不似开玩笑的模样。

瞬间脸色铁青,眉头紧皱,气急败坏地怒喊着让妈妈别后悔,便摔门离去。

养妹走后,偌大的房子一下子变得寂静起来,妈妈趴在地上嚎啕大哭,手指也微微颤抖,整个人陷入了深深的悔意中。

妈妈好像这才意识到我这么多年到底遭受了什么,开始不厌其烦地给我打着电话。

可是妈妈,我已经死了,再也接不到你打的电话了。

不知道打了多少遍,妈妈神情有点颓败,但还是不死心,又转移了阵地给我发起了微信。

舒舒,你是不是在怪妈妈,是妈妈对不起你。

你原谅妈妈好不好,你回家吧,妈妈替你补办生日会,以后你过生日妈妈都陪着你!再也不偏心宁夏了,好不好?

你回家吧,舒舒,妈妈想你了。

妈妈第一次向我示弱,可是消息却全都石沉大海。

之后的几天,妈妈一直不停地给我发消息打电话,却都没有得到回复。

她终于察觉到了一丝丝不对劲,想要给我的朋友打电话问问我的行踪,却突然愣在原地。

因为她发现,她根本不知道我有哪些朋友。

只能给秘书打电话交代他去调查我的行踪,让他务必找到我。

交代完秘书,妈妈却不知为何心里越来越慌,心脏怦怦直跳,仿佛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秘书执行力很强,没过两天,就找到了我的下落,或者说是,我的死讯。

之前绑走我的那群人贩子被抓,其中的一个人因为是被迫犯罪。

所以交代了我的事情,想要减刑。

我的尸体最终被打捞了上来,泡在水里太久,早已发白腐烂,发出阵阵腐烂的臭味。

但警方经过DNA鉴定,已经确定尸体就是我。

[请节哀。]

秘书低下头,轻声说。

而妈妈早已泪流满面,她承受不了更多的打击,只能无力地倒在椅子上,彻底崩溃。

秘书只好替妈妈操办起我的后事。

办丧事的这几日,妈妈异常平静,仿佛又回到了当初那个沉着冷静的女总裁。

直到人贩子判刑的那一天,妈妈去见了他。

人贩子知道自己犯了太多罪了,大概是活不成了,看着妈妈,脸上升起一抹恶毒的笑,口不择言道:[你不知道吧,你女儿本来可以回家的,那天她给你打了个电话,我们说好,你打钱过来,我们就放她回家,可是那个电话你没接啊……]

[所以,是你害死了你的女儿……]

人贩子越说越激动,手指死死抓住栏杆,神色癫狂。

妈妈没有反驳,只是指甲紧紧掐住手心,仿佛在崩溃的边缘,瑟瑟发抖。

从看守所回来后,妈妈大病了一场,整个人看起来似乎老了很多,经常看着我的照片发呆。

某天,佣人打开厨房备用冰箱的门,想要打扫一下,却在里面看见了一个卡通图案的蛋糕。

佣人拿着蛋糕问妈妈:[夫人,这是你买的吗?]

[放在备用冰箱里,看起来已经很久了,不能吃了。]

妈妈却看着蛋糕上的图案愣出神,那上面,画的分明就是我和她。

我想她大概也意识到,这是我出事前做给她的。

我和她说过,想要和她一起过生日。

可是她呢,却在那天带着她的好养女出国旅游去了,甚至还在怪自己的亲生女儿任性不懂事。

她从佣人手机接过蛋糕,麻木地坐在沙发上,一口一口地吃掉了那个早已变质的蛋糕,

吃着吃着,她终于忍不住了,彻底崩溃大哭,泪水如暴雨般落下。

[舒舒,妈妈好想你……]

[舒舒,妈妈对不起你,你别离开妈妈好不好……]

[舒舒,妈妈不应该只想着报恩,却牺牲你的幸福……]

我看着妈妈的痛不欲生的模样,心里五味杂陈,按理说我是应该怪她的。

这么多年,她为了报恩,一直下意识地偏心养妹,让我受尽委屈和苦楚。

可是我想我又是爱她的。

只是我现在太累了,感觉灵魂好重,什么爱啊狠啊,我都不在乎了。

渐渐地我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弥留之际,我好像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我穿着公主裙在妈妈怀里,仿佛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完)

小说《我死后,偏心妈妈后悔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