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娇妾夜夜哄,相爷变舔狗

沈蔺枝枝是小说推荐《娇妾夜夜哄,相爷变舔狗》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沈蔺”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开始疯狂折磨伤害我的昭娘。我在沉蔺时眼里是娇弱的,又是受了剑伤,自是不可能自救的。所以,两个月后沉蔺时不得不接受我可能亡故的事实。男人啊...

阅读最新章节


12

后院的小湖是连接外湖的。

我捂着伤口慢慢爬出了水湖,晕倒在看城外湖塘上。

天知道,如果不是伤口不深。

我就真的祭天去了。

大理寺的人接应了我,制造出我被胭脂铺老板娘救下的假象。

养着伤,还狗血演出失亿后的情节。

沉蔺时的消息甚至不需我去打听。

自沉府小姨娘落水消失后,他就疯了一样派人下去捞找。

酗酒。

懊悔。

开始疯狂折磨伤害我的昭娘。

我在沉蔺时眼里是娇弱的,又是受了剑伤,自是不可能自救的。

所以,两个月后沉蔺时不得不接受我可能亡故的事实。

男人啊。

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后悔。

但我总不能真地去做那死去的白月光。

所以街头相遇是必然的。

沉蔺时留着胡楂子,在街头一把扯住了我的手,脸上是失而复得的那种欣喜若狂。

「枝,枝枝!你没死?」

我无辜地歪了歪头,害怕地往老板娘儿子身后躲。

「啊,我不认识你,哥哥我怕。」

沉蔺时在看到我和老板娘儿子交握的手,脸上慢慢变得阴鸷。

但感觉到我害怕的神色。

转眼又变得温柔至极。

「乖枝枝,别闹。」

「我是你夫君,来接你回家了。」

「以后,我不会再怀疑你了枝枝,是我错了。」

「枝枝,我爱你啊,别离开我,好不好?」

我亲眼看着原本运筹帷幄地相王在恋人面前,卑躬屈膝的样子。

有些讽刺。

该说不说。

再有本事的人,沾染了情爱。

脑子都可能不太好了。

13

失忆的我当然强烈反抗了。

但是,沉蔺时也不会给我这个机会。

一天天守着我。

把昭娘做成了缸人,来哄我开心。

我吓得哭了一天一夜。

沉蔺时立马自责的扇自己巴掌。

「枝枝别哭,都怪我,都怪我。」

「我们不哭了好不好?」

我躲在被子里,哽咽着嗓子点了点头。

接下来,我顺其自然地恢复记忆。

接到大理寺的接下来的任务后,亲口应下了沉蔺时的求婚。

把这两年收集的罪证,一一呈交。

在大婚那日,大理寺拿着圣令逮捕沉府上上下下几百人口。

我穿着嫁衣,亲手给他扣上镣铐,对他难得真诚一笑。

「我最亲爱的夫君,圣上有请哦。」

沉蔺时的脸色难以形容的可怕。



「你的意思是,这些人里没有一个是沉蔺时。」大理寺卿狐疑地往我身上瞟了一眼。

我坦然点头。

「沉蔺时的脾气,他不会伪装成女人。」

大理寺卿爷瞬间没招了,急得想跳脚。

「那你的意思他已经出城了?!」

我摇了摇头,颇为深沉地道。

「我觉得,他就是玩心起了,我们越急,他越兴奋。」

「面对疯子,我们应该……」

话忽然被人打断。

同僚诸葛哲领着人,粗鲁地推开了大理寺的朱门,脸色有点惨白。

「璃璃你说得没错,他就是个疯子。」

「以清流为代表的公孙一族,全家被灭门了。」

「头被割下来,劈成两半,半夜悬挂衙门牌匾上,倒挂尸林,吓疯了几个打更人。」

我眨了眨眼。

只感觉脑袋上一阵嗡嗡嗡,听不清楚诸葛哲的话。

又重复问了一遍。

然后整个人就有点虚软。

14

沉蔺时的报复开始了。

说完全不怕是假的。

公孙一族出了三个皇后,一直以来深受皇家信赖。

沉蔺时对他们下手。

无疑就是炸王窝。

大理寺卿带着我去了案发现场勘察,那衙门牌匾上的人头还没人敢卸下来。

我看着上面偶尔还有一些浆水落在地板上。

忍不住在一边干呕。

公孙家的死状,是我见过最为可怖残忍无情的。

皇后一路听到消息也疾步赶了过来,看到自己的亲爹亲娘亲弟弟都在上头死不瞑目,几欲晕倒。

哭着在圣上喊叫。

「疯子!疯子呜呜呜呜,还我爹爹娘亲,还我啊呜呜呜……」

「圣上不管如何你可是一定要给我们公孙家族一个交代啊。」

捕快这时跪了过来道。

「回圣上皇后,沉,沉蔺时还留了话……」

话落,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前面衙门的击掌鸣冤的鼓门上。

我脸色快速染上惨白。

只见鼓门上清清楚楚写了一行大字。

——枝枝,我们老地方见。

若不见你,后果自负。

短短两句,公孙一族横死成了我的罪过了。

皇后红了红眼睛,最后发疯似地捶打我。

「贱人,你这个贱人,是你把害死我爹爹娘亲呜呜呜……」

「你怎么不去死,怎么不去死?怎么死的不是你呢!」

我抿了抿唇,看向了大理寺卿。

这回大理寺卿沉默一叹,知道再也劝不了我了。

15

沉蔺时残忍杀害公孙一族,引起民愤。

将他拿下归案成了整个大魏国的大事。

接连数日的毫无消息。

气得圣上在朝廷上,怒砸了龙桌,折子不知扔了几卷。

「抄家,灭九族!」

「沉府一脉谁也不能放过!」

「花璃璃呢?沉蔺时不是要她吗?现在就让她来见朕,朕要亲自与她说!」

大理寺卿如数将今早圣上的情况和我说了。

说完,沉沉叹气。

「花璃璃,不管圣上要你如何,若是被威胁了,老夫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要保下你。」

「圣上或许,会准备牺牲你。」

我一身紫衣,撩起裙摆便是拱手跪下。

「卿爷厚爱,只是如果能以我之命,送卖国贼子沉蔺时伏法,当之我大幸。」

大理寺卿怔楞了下。

许久,眼眶泛红,抬手擦了擦眼泪。

「你这孩子,你真以为老夫不明白吗?」

「自你娘亲去之后,你就深恶身上留着罪徒的血液,你想惩奸除恶来赎罪,可孩子啊,你又做错了什么?」

「你是功臣子啊,不该是牺牲你的啊。」

我眨了眨眼,想将自己眼眶里涩意眨掉。

朝着大理寺卿磕了又磕。

「卿爷,您等我回来。」

我一走出去,诸葛哲就跟在我身后。

我走一步。

他跟一步。

我无奈回头。

「阿哲,我娘亲是在做第二十个任务时遇到我父亲的。」

「我总没有那么惨,第一个任务就英勇殉职,那我多亏啊,到头来,连正式的大理寺官都没有混到。」

「我娘亲当年可是差点活着当了大理寺卿的女人哦,身为她的女儿总要替她活着坐上那个位置的。」

诸葛哲眨巴眨巴眼,愣愣说。

「卿爷还没有下台,你就开始惦记他老人家的位置了,这事卿爷知道吗?」

我笑了几声。

背过身去,朝他摇晃了手,作以告别。

愿我花璃璃,惩奸除恶,问心无愧。

我以前可是在娘亲坟前起过誓的呢。

诸葛哲在背后朝我大喊。

「我会去保护你的,花璃璃!」

「我还欠你十两银子呢。」

16

没人知晓那日午后,我与圣上说了什么。

接下来,我一个人坐上了一路往西的马车。

实则,上千的暗卫布桩在了周围。

弓箭手齐齐就位。

只要沉蔺时敢露面,就是杀无赦。

不留活口。

可圣上远远低估了沉蔺时。

沉蔺时哪是想劫我。

是想光明正大的带我走。

鬼魅般出现在我背后,我下意识吓得尖叫,沉蔺时带着尘灰的手温柔地缠绕在我脖颈之间,在我耳边吹着热气。

「乖枝枝,别怕,我带你回家了。」

我深深呼吸,一阵带着血腥味的风吹起了马车车帘。

外面早已一片厮杀。

一批又一批的精英将圣上安排的暗卫一一绞杀。

横死在郊外过道上。

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我心下划过一阵阵的心惊。

一抹巨大的后知后觉布拢在了我的心头。

错了。

都错了。

从一开始,上至圣上下至清流,以及整个衙门六部大理寺都认知错了一件事情。

一个十岁抛弃在街头,而后消失了十年,等再出现在大众视野时,就已经是在科举风光无限的状元郎。

在他渐渐地上位后。

走私,贪污,什么都碰。

甚至触了国家的逆鳞。

各种机密送往敌国,换取巨大盈利,冷眼看着魏国边境将士枉死,百姓流离失所。

像这种人。

也许沉蔺时背后有着更为可怕的身份,才能让他哪怕在大魏国锒铛入狱,还能有余力,搅翻魏国。

错了。

都错了。

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如此草率将沉蔺时缉拿的。

沉蔺时如恶魔一般再次缠绕上我。

「乖枝枝,你在怕什么?嗯?」

挑起我的下颌。

他乐于欣赏我因为害怕而颤抖的唇色。

一股怪异的味道充斥在了马车间,我下意识想闭息,却被他掐住。

「枝枝,你为他们背叛我,你看看,你看看,不过就是死了一族,他们就要牺牲你,引我出来。」

「你所坚持的,就是为了这群怕死之徒?就是为了这一群狼心狗肺之人?」

「真是可笑啊。」

我意识逐渐迷糊,看着沉蔺时那张半融于黑暗的脸,缓缓闭上了眼睛。

小说《娇妾夜夜哄,相爷变舔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