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推荐

退婚三年后,未婚妻哭疯了全文阅读(苏云方雪灵)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云方雪灵)退婚三年后,未婚妻哭疯了全文阅读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退婚三年后,未婚妻哭疯了全文阅读)

若是将他惹毛了,管你是谁,—定宰了不过作为—个老江湖,在不清楚对手的底细之前,他还是会尽量克制“既然这位公子不愿多说,那就算了”“不过我今天是来找方家讨要灵石的,若是公子无事还请先离开,算是给我—个面子”他决定将对方先劝走不过苏云听到这话并没有作出任何回答,依旧自顾自的品着茶仿佛是将杨天南当成了空气—般这是真的不给—点面子!“小子,我家门主跟你说话呢,你耳朵聋了吗?”站在杨天兰旁边的...

爆款热文美酒穿肠过,修为upup火爆小说(吴轻舟吴见)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美酒穿肠过,修为upup火爆小说》全本阅读

离阳王朝京城——太安城内金碧辉煌的朝堂之上,百官肃立,气氛凝重众臣子纷纷回到当朝各局势临近退朝时,有臣子汇报最近离阳江湖情报此项本不该在朝廷汇报,奈何北凉世子如今游历江湖,即将完成三年游历,即将回归北凉一名身着青袍的臣子,手持玉笏,声音铿锵有力:“启禀陛下,吴家剑冢近日传来消息,新一任剑冠已然出世,名唤吴轻舟,年纪轻轻,却已达武道一品之境,实乃天赋异禀”又有大臣补充道:“吴家老族长吴见...

热推小说完结版美酒穿肠过,修为upup(吴轻舟吴见)全章节在线阅读_(完结版美酒穿肠过,修为upup)全集免费阅读

吴轻舟缓缓收敛气机,他感受着这一次修炼所得的磅礴力量,心中不禁涌起一股豪情修为一步到了一品境,他的气息变得更加深邃,仿佛与天地间的灵气融为一体吐纳间气息连绵悠长,强劲有力,其中好似有剑气飘逸,绕体三周,迟迟不散吴轻舟站起身来,举手投足之间锋芒必露,凛冽耀眼“砰砰砰!”三声敲门声从吴轻舟的小院门口响起吴轻舟心中一惊,如今刚刚突破到一品境界,耳目比之前敏感数十倍不止竟然有人不动声色的来到了...

许山凌波(热门小说锦衣卫通灵破案:开局获凌波微步)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许山凌波)热门小说锦衣卫通灵破案:开局获凌波微步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许山凌波)

听到以身相许这四个字后,纪纲的脑神经,都下意识绷紧了些许你小子,敢对上官嫣儿有非分之想?几条命啊?‘啊,呸!’“说漏嘴了,一不小心把内心的真实想法说出了”“属下,无以为报,唯有以身报国!”解释等于没解释的许山,让众同僚们,为他捏了一把汗!直至看到上官嫣儿,仅冷着脸,安排这厮与青鸟共事之后,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对了,上官佥事、纪千户……”“刚刚对他用刑时,套出了些情报”“与他交易的,则是武库司...

热推小说许山凌波(最新热门小说锦衣卫通灵破案:开局获凌波微步)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最新热门小说锦衣卫通灵破案:开局获凌波微步》全集免费阅读

‘噼里啪啦’冲过来的一名鬼子,对着这几名脚夫就是拳打脚踢言语上的羞辱,更是没停过得亏工头王德发,连忙上前,替他们解了围!然而,他们的逆来顺受,并没有换来对方的同情反而在货物装船后,开启了杀戮!“常爷,常爷……”“我们都是吃苦力饭的泥腿子,绝对不会乱说的”“饶我们一命吧!”‘滋啦’“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常爷?漆黑的环境下,许山通过王德发的视角,并没有看清对方的脸但既然工头认识对方...

在线阅读揣崽分手后,她财阀千金身份曝光了全文(安以潼江祈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在线阅读揣崽分手后,她财阀千金身份曝光了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在线阅读揣崽分手后,她财阀千金身份曝光了)

陆少琛的电话随后打了过来:“你现在和秦四广那帮人在一起?”“没有,我找了个借口,没和他们过多接触”“聪明!”陆少琛明显松了一口气,“我刚刚查到一些东西,秦四广这帮子背后的人是本地的地头蛇,心黑手也黑”安以潼下意识蹙眉“你先待在酒店里,我下午四点左右到”“你不是说有事么?”“推了”陆少琛那边有些嘈杂,“那些人,你一个小女孩儿对付不了行了,好好在酒店待着,等着我”电话挂断安以潼有些莫名...

良心推荐刘思思张蔷《重生七零:事业老公两手抓全文》抖音热文_(刘思思张蔷)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汪爷爷、陆哥哥”刘思思压低了声音,对着里面的两个人打招呼汪瑾一听,立刻停下话语,警惕地看向外面,当看到是刘思思的时候,他放松了下来“思思,你怎么过来了?”刘思思拿起手中的饭盒,说道:“我奶奶让我过来给你们送吃的”汪瑾见到饭盒,顿时了然起来刘家奶奶如此排斥他,现在却送吃的给他,想必是为了感激他今天的举动汪瑾摇摇头,道:“不用了,你拿回去,免得被人看到了,对你们不好”刘思思没有答应,走...

完结版渣爹宠妾灭妻,我穿书后埋他全家(萧长风苏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完结版渣爹宠妾灭妻,我穿书后埋他全家)完结版渣爹宠妾灭妻,我穿书后埋他全家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完结版渣爹宠妾灭妻,我穿书后埋他全家)

“你……你说什么?”苏央倏地看向他,“什么背弃?我没有!”“你有!”青辰狠下心肠打断他的话他比苏央年长好几岁,苏央还是个小娃娃时,偶然与他相识,便整日唤他哥哥,扯着他—起玩儿后来他家道中落,不得已卖身葬父,苏央求何氏买下……何氏人很好,对下人宽厚大方,她养出来的孩子也随她,善良单纯没有心机后来苏云生将苏央从何氏身边抢走,原是想把他扔开的,但他为了能陪在苏央身边,便向苏云生表忠心,愿意帮他监视...

全集阅读渣爹宠妾灭妻,我穿书后埋他全家(萧长风苏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萧长风苏凉)全集阅读渣爹宠妾灭妻,我穿书后埋他全家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全集阅读渣爹宠妾灭妻,我穿书后埋他全家)

来人并非赵皇后的人,而是袁公公大冷天的,顶风冒雪出门,原本是半个时辰的路,袁公公足足了一个时辰,才到达相府,积雪没过车辕,看不清路况,中间还陷进深沟里,又差点滑到路边的池塘虽说真正受累的都是赶车随行的宫人,袁公公一直待在温暖的马车里头,但是,平白无故的在这种鬼天气里担惊受怕,袁公公那脸,还是黑得跟锅底一样!说实话,他现在也搞不清太后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知道这相府的千金,颇合她的眼缘,爱乌及乌...

陆鸣卫青(快穿西汉,我给汉武帝剧透全文)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陆鸣卫青)快穿西汉,我给汉武帝剧透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陆鸣卫青)

赵信挥剑砍杀一名匈奴骑兵,趁机看向四方,寻找支援部队的踪迹忽然听到苏建高喊道:“大将军来了,大将军来了,兄弟们挺住”赵信冲到苏建面前,喊道:“大将军在哪,我怎么没看到”苏建用长剑指向右前方,赵信顺着剑尖看去,一杆绣着卫字的大旗迎风招展伊稚斜此时也发现了卫青的大旗,他忽然醒悟到,这或许是卫青的圈套,用赵信二人做饵吸引自己上钩可卫青是如何得知自己要埋伏赵信二人的呢,毕竟自己也是根据斥候的消息...

破镜重圆:总裁别跪了,夫人拒绝原谅火爆小说(秦聿恒楚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破镜重圆:总裁别跪了,夫人拒绝原谅火爆小说)秦聿恒楚好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破镜重圆:总裁别跪了,夫人拒绝原谅火爆小说)

很快,相思被叫过来接电话“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好想你”秦聿恒温柔的笑了,“再过几天就回来啦,妈妈……也好想你”听到小相思的声音,忍了那么久的情绪,秦聿恒忽然忍不下去了她极力克制着,吸了吸鼻子母女连心相思还是听出来了:“妈妈,你是哭了吗?”秦聿恒没否认,“是啊,一个人在外地出差,好几天见不到相思,妈妈有点难过”“妈妈,你别哭,我叫干妈带我去找你”“不用,相思,你好好上学,马上就要上一...

最新小说完结版破镜重圆:总裁别跪了,夫人拒绝原谅(秦聿恒楚好)全章节阅读_(完结版破镜重圆:总裁别跪了,夫人拒绝原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她真的不确定,楚好是否会将她送回叶承泽那里她方才用烟灰缸砸破了叶承泽的脑袋,若是再落到叶承泽手里,她不敢想象是什么下场叶承泽这人,在西洲是出了名的眦睚必报她身上的裙子早已被叶承泽撕坏,露出大半个雪白肩膀和锁骨,她跌坐在他腿上,双手搂住了楚好的后脖颈,吻的动情且卖力楚好攥住她的手腕,想将她推开“别丢下我……”她虚弱的声音在发抖眼泪,滑落到楚好唇上,他尝到一丝咸涩秦聿恒被欺负成这样...

在线阅读那个坐轮椅的练习生他超强(江北生陈祺)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江北生陈祺)在线阅读那个坐轮椅的练习生他超强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在线阅读那个坐轮椅的练习生他超强)

柳敏文感觉到对方似乎并不想多说,合上资料,嗐,给你镜头,你还不要作为流量爱豆,他早就明白,热度是一切,如果是他,他肯定会利用自己双腿残废的事情,卖卖惨的“既然你说你喜欢唱歌,那就开始你的表演吧”江北生点了点头,将伴奏交给了工作人员,又和工作人员沟通了几句,这才回到舞台中央“我要表演的歌曲名叫《海底》”(《海底》原唱一支榴莲;这里演唱风格为原唱风格)【海底?我怎么没听说过这首歌?】【是谁的...

江北生陈祺(那个坐轮椅的练习生他超强完结版阅读)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那个坐轮椅的练习生他超强完结版阅读》最新热门小说

主题曲创作第一天,江北生化身声乐老师,带着其余六人过了一遍歌曲唱完一遍后,他沉默的看着大家众人心中惴惴,楚琰小心翼翼的问道:“义父,你怎么啦?”江北生以手扶额,闭着眼说:“呕哑嘲哳难为听”这个世界的历史走向,与江北生另一个世界不太相同,最开始的分叉点在“秦汉”这个节点秦没有二世而亡,而是存在将近七百年,之后被汉朝取代,但汉朝灭亡之后,华夏再度陷入群雄割据的困境,之后的唐朝、宋朝、明朝等恢宏...

爆款热文刘思思张蔷(七零新婚:一家子极品我最腹黑热门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_《七零新婚:一家子极品我最腹黑热门小说》全集免费阅读

“刘钰,你这个窝囊废!我怎么就嫁给你这样的男人!你给我滚!”尖锐拔高的声音在刘思思的耳边萦饶刘思思皱着眉头,迷迷糊糊地听到了张蔷的声音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她都死了张蔷还不放过她当她睁开了沉重的眼睛,当看到眼前的一幕的时候,她惊得长大了嘴巴,不敢置信眼前这发黄的墙壁,陈旧的家具,甚至墙壁上那张熟悉的海报,不正是她曾经住了十几年的家而这个家不是早就拆迁了,甚至几十万的拆迁款都落在张蔷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