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网文大咖“戈囡”大大的完结小说《浓烈的占有欲儿子》,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闻躇耩蒯踟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从来都懂事听话,守礼地唤我“小妈”。直到那日,我按着礼节操心他的婚配,为他挑选心仪的姑娘。他却只似笑非笑望向我...

浓烈的占有欲儿子

浓烈的占有欲儿子 免费试读


摄政王是我养大的。
人人都说他嚣张跋扈,我却不信。
毕竟他在我面前,从来都懂事听话,守礼地唤我“小妈”。
直到那日,我按着礼节操心他的婚配,为他挑选心仪的姑娘。
他却只似笑非笑望向我,眼中是浓烈的占有欲:“儿子不想娶亲。”
“非要选,便选母亲您这样的。”
1我嫁进沈府时,年方十六,沈恪也不过是十四岁。
我是给严老爷冲喜的,可惜非但没带来喜,反而冲得他一命呜呼。
族里老人因此断定我是索命的妖孽,要把我浸猪笼。
绝望时刻,是沈恪站了出来。
他肃着一张脸,少年老成。
“族长,我亲娘死的早,程瑛既已嫁进来,我便认她做我小妈。”
程瑛便是我。
族长不肯,沈恪恹恹地掀起眼皮:“您非要把我的长辈全都打杀干净,莫非要吃我绝户不成?”
明明是稚童,却一句话将那老头子噎死。
他走过来,一点点解开我的手脚上的麻绳。
麻绳其实系得不紧,奈何我皮子天生好,便留下了一圈圈红痕。
沈恪沉沉看着,我安慰他:“好孩子,不疼的。”
他狞笑一声,似讥似讽。
闹得我满头雾水,不知所措。
他成年那天,一夜未归。
次日,当初刁难我的族长便死在了家中。
我带着沈恪去奔丧,听那家人哭得凄惨。
“歹人作恶,专门折磨,好端端一个人,竟活生生用麻绳磨死了,浑身上下,没一处好皮。”
我心下一惊,忍不住觑沈恪。
他淡然给我添茶:“麻绳磨死,好新鲜的死法。”
我不知如何回答,只能低头喝茶。
青丝垂在沈恪的手畔,他盯了片刻,眸色骤深。
嶙峋指骨绕着我的发,勾连纠缠,圈复一圈。
“我猜,是这样缠,这样磨。
小妈觉得如何?”
我忽然心头生怯,只能垂睫细细点头。
便也没看到他眼角眉梢,大仇得报的笑。
2日子就这么涓滴过着,沈恪读书,我守寡。
他是个孝顺孩子,生怕我苦闷,日日请安,夜夜陪饭。
我担心外人说我后妈刻薄,让他不必守这些虚礼。
给我夹菜的手顿了下,他抬眼看我:“母亲是厌烦儿子了?”
“怎么会。”
他将梨花酥放在我的食盘中:“那便不...

小说《浓烈的占有欲儿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