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薛菲捎乔澧饻是现代言情《有没有什么异样》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曾洨”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只是还没来得及交给我妈就已经离开了。我把信带走,李昊看我手里拿着东西出来质问我拿的什么东西。我挥着信告诉他们:“噢,还有,我还是不打算给你们钱...

有没有什么异样

有没有什么异样 免费试读



看看有没有什么异样,结果还真让我找到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弟给我妈买了巨额保险,受益人居然写的是我弟李昊的名字。
之前看过不少书和电影,知道保险往往会招来杀身之祸。
这个保险更加坚定了我的猜想:我妈是被谋杀的!
当务之急是找出证据来证明这一点。
突然间,我注意到了妈妈早年间的笔记本,里面夹着一封信,上面写着“给我亲爱的女儿—荣荣”。
那封信一看就是最近写的,只是还没来得及交给我妈就已经离开了。
我把信带走,李昊看我手里拿着东西出来质问我拿的什么东西。
我挥着信告诉他们:“噢,还有,我还是不打算给你们钱,我妈的事我也不会轻易放过,你们好好等着。”
李昊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他的眉头紧锁,眼神中透露出一种深深的恐惧和不安。
他的呼吸急促,胸膛剧烈起伏,眼神中闪烁着愤怒和不甘,似乎在向我发出警告:“你最好不要乱来,否则后果自负。”
我没有理会他的威胁,转身离开了房间。
11我回到家,拆开母亲的来信,诉说了她早年在广州的辛酸遭遇,以及对我与李浩之间巨大差异的无奈。
她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我的深深心疼,眼泪掉下来打湿信纸,眼泪模糊地说“妈,你怎么就走了啊,你走了谁来保护我,谁来宠我?”
信末,她附上了一张银行卡和一张泛黄的纸条,纸条上的电话号码仿佛是上个世纪的产物。
母亲在纸条上留言,若我遇到难以解决的困境,这个电话号码将是我最大的依靠。
我半信半疑地拨打了这个号码,几声“嘟”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兴奋的女声:“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
我这么多年都不敢换号码,怕你找不到我。
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
听到这温暖的声音,我忍了一天的泪水终于决堤,哽咽着说:“阿姨,我是赵俊玲的女儿李荣。
我妈……我妈意外去世了。”
电话那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随后颤抖的声音传来:“荣荣?
叫我张姨就好。
你现在在哪里?”
我报了所在的城市和小区名,张姨立刻说:“我马上来找你。”
12夜幕降临,电话再次响起。
张姨说她已经到了,我下楼与她见面。
眼前的妇女气质非凡,...

小说《有没有什么异样》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