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年下:小野狗他不经撩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年下:小野狗他不经撩》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茶清小书”大大创作,薄延朗薄允洲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然后,就看见那个傻女人提着那傻狗扑腾的前爪,轻轻一个横踢把狗放倒。但是耶耶的目光瞥到窗外的男子,接着就起身朝着瞿允洲的方向跑去,薄延朗的目光也跟着扫射过来。门外的他手里提着刚去买的五斤猪排,纠结着要不要进去。一抬头,就看见傻狗后面跟着个薄延朗,一人一狗难掩兴奋,一路欢腾小跑...

年下:小野狗他不经撩 阅读最新章节


薄延朗还是给瞿允洲写作业了。

她一遍遍劝自己,就写这一次!他妈的就写这一次!!!

强迫自己忍着把作业撕了的冲动,她写完一张又一张试卷,抄完一本又一本答案。

一轮复习资料上的知识点填空被她全部填完。

瞿允洲的试卷,她凭借着自己从前的积累,也全写完。

写作业果然没有画画开心。

她收拾好桌面上的一摊狼藉,把书本放进书包里。看看时间,已经将近十一点。

才早上十一点,她就已经把清明作业写完了,当年给自己写作业都没这么热情。

还真的是,此一时彼一时。

低头一看,耶耶趴在她的脚底,用自己的身子给薄延朗暖着脚,像是给裹了一件自动加热毯一般,难怪她没觉得脚冷。

看见薄延朗把目光放在它身上,耶耶吐着粉红色的舌头,扭动着白花花的身子,扑到薄延朗膝盖上,扭着屁股撒娇求摸摸求抱抱。

这一幕,被门窗外的瞿允洲看得清清楚楚。

在耶耶的这一番攻势下,薄延朗彻底沦陷,又是亲又是摸,还掏出自己做的小零食喂它。

那只傻狗两爪直立,想去扑倒薄延朗,站起来的高度直逼薄延朗的肩膀。然后,就看见那个傻女人提着那傻狗扑腾的前爪,轻轻一个横踢把狗放倒。

但是耶耶的目光瞥到窗外的男子,接着就起身朝着瞿允洲的方向跑去,薄延朗的目光也跟着扫射过来。

门外的他手里提着刚去买的五斤猪排,纠结着要不要进去。

一抬头,就看见傻狗后面跟着个薄延朗,一人一狗难掩兴奋,一路欢腾小跑。太阳光辉洒在那明晃晃的脸上,被她晶莹灵动的眼睛注视着,如同坠入一片汪洋大海,让人沉溺。

瞿允洲别过头。然后,傻人跟傻狗一起刹车,停在他面前。

“瞿允洲!!你竟然主动过来了!!”

“嗷嗷嗷!!”

女人的兴奋、热情,连同她那明艳的笑容包裹着他,让他定在那里,浑身不自然。

良久,才淡淡开口,“我是来看看,我的作业,你写的怎么样了。”

“那必须写完了呀!少爷安排的事情,小的哪敢不好好完成啊?”

“这个,酬金。”瞿允洲把手里的猪排拿给女人。

也期待着她说下一句。

毕竟,他觉得,这暗示已经足够明显了。

她要是再读不懂……那他转身就走。

“呀!咱们小允都学会买肉了呀!怎么这么棒!!”

“那咱们今天中午就吃猪排,怎么样?”

瞿允洲淡定地摸摸脖子,看向别处,“那就吃吧。”

薄延朗想拉他进屋,被瞿允洲躲开。

“那你自己进来。”随后蹦跶着跑向厨房。

瞿允洲在她身后叮嘱,“这五斤,全做了昂。”

五斤!?全做!?

看作业是假,来吃肉是真。

这小屁孩,嘴怎么这么倔呢?

据说青春期的小孩们自尊心很强,他既然不好意思说,那她就不点明。

反正今天值得庆祝,这弟弟知道自己回家了呢。

连忙清洗、焯水,加料一锅炖,大火收汁。

趁着薄延朗去做饭,瞿允洲来到她刚刚坐的地方,打开书包,检查作业。

那只傻狗跳到他身上,想拿诱惑薄延朗那套来诱惑他。

可他偏偏不吃这一套!

“呜呜~~呜~”

看一眼厨房处理猪排的女人,再看一眼她养的狗。一人一狗都有一双看谁都无辜的大眼睛。

瞿允洲把书包丢在一边,专心欺负狗。

把它厚厚的皮毛撸到后面,再全撸回前面,皮肉堆砌在一块,遮挡着眼睛,肉都堆叠在一块,奇丑无比。

耶耶被欺负地呜呜叫,想要逃离魔掌,可偏偏那人抓着它的一只脚脚,不让它走。

一狗拼命往后退,一人使劲儿往前拉。耶耶难为情地看一眼薄延朗,那个女人忙着做饭,一点眼神都不分给它。

“嗷呜呜呜~”

不一会儿这五斤猪排就以另一种方式出现在了瞿允洲面前。

薄延朗仔细打量着瞿允洲,“你是不是长高了呀?”身上的衣服都看着小了。

“不知道。”

他顾不上回答,觉得张嘴说话都是在浪费时间。

“你的作业,我都写完了。”

“写了十个小时啊!”

“我的手都快写废了!”薄延朗竖着十根手指到他面前,宣泄着自己内心的不满。

“习惯了就好了。”他忙着吃肉,嘴里咕隆不清。

“作业,你写;学,我上。”

“这很公平。”吐出嘴里的骨头,瞿允洲又拿起另一块肉,肉质软烂,轻轻一撸,骨头就被抽了出来。蘸上薄延朗自制的酱料,鲜香的肉既酸又麻又辣,好吃到舌头都要吞下去。

“你就不能,自己写作业啊?”她试探地问。

“不能。”

“可我都这么大了,为什么还要写作业?”

瞿允洲吃肉的动作一停,脸色一变。放下手中的肉,往后一仰,目不斜视地盯着薄延朗,漫不经心道:“不写作业,那你想干什么?”

?!

谁才是家长?

哪里有学生威胁家长写作业的道理?

可是看着瞿允洲冷下来的那双眼睛,神情懒散散漫但却晦涩不明,直觉告诉薄延朗,现在得好生哄着这个狗东西,不能让他生气。

于是,女子弱弱地开口,让自己的声音尽量显得温柔,她试探地问:“那你不写作业,你想干什么呀?”

“你管我干什么。”他没好气。

“汪!嗷呜呜呜!!!”

“薄延朗,管好你的狗行不行!”

这能说明什么?

狗都看不下去了。

“嗷呦,还是我们耶耶懂事又听话,从来不会让姐姐写作业,耶耶只会,心疼姐姐~”

瞿允洲往嘴里塞肉的动作一滞,咋的?这是拿狗内涵他?

内涵他还没有一只狗会来事儿?

“那你找听话的狗当弟弟吧,劳资不奉陪了。”

椅子摩擦地面,次啦一声。

薄延朗连忙拉住他,“等等!”

这个弟弟,还真是,听不了一点难听的话。娇气又暴躁,脾气一点都不好。

“要不这样,咱俩各退一步,我给你写作业,但是,前提是,你得听话哦。”

“只要你下次考试进步50名,我下个月还给你写作业。但是要是你进步不了50名,那下个月你不但得自己写作业,还得听我话。赌不赌?”

50名?

一点难度都没有。

他轻轻松松就能进步50名。

反正都是走读,薄延朗替他把作业写了,放学回来的时间刚好可以去干自己的事儿。

瞿允洲心里盘算着,这笔买卖一点都不亏。

“行啊,那就这么说好了,这个月的作业你写,期中考试我进步50名,作业还是你写。”

“我写就我写!”

小说《年下:小野狗他不经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