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转身另嫁后,前未婚夫疯了》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贺衍无,讲述了​右腿的残疾让我害怕外出,害怕看见别人怜悯戏谑的神情。夜晚时不时的幻痛也如刀子插进身体里翻绞。我变得阴郁易怒。贺衍不记得自驾游时发生的一切...

转身另嫁后,前未婚夫疯了

转身另嫁后,前未婚夫疯了 阅读最新章节


语音的最后他发来一张平安符照片。

我捧着手机。

神情怔愣的盯着深青的平安符。

这是我在元通山上一步一叩首为他求来的。

三年前和贺衍自驾游的路上车子离合故障撞进密林,粗壮枝桠刺破挡风玻璃。

我下意识的推开驾驶室的贺衍,自己被一截古木戳穿了右小腿。

后来我右腿落下残疾,成了一个走路踉跄的瘸子。

贺衍的身体完好却受到了惊吓,躺在医院里始终没有醒来。

我不顾父母的劝阻,去了元通山,杵着拐杖从山脚走到山顶求来了平安符。

贺衍醒来后红着眼将我抱进怀里,他说他会永远对我好。

右腿的残疾让我害怕外出,害怕看见别人怜悯戏谑的神情。

夜晚时不时的幻痛也如刀子插进身体里翻绞。

我变得阴郁易怒。

贺衍不记得自驾游时发生的一切。

但他还是像他所说的那样对我很好。

很好很好。

就连父母都劝我认命。

贺衍却会一次次的捧着我的脸为我抹去眼泪,告诉我一切都会好起来。

那样漫长而痛苦的时光里,我只有贺衍。

所以在贺衍牵着我的手说喜欢我想要照顾我一辈子的时候,我答应了。

沈家是圈子里举重若轻的存在,即便是联姻也不可能选择贺家。

但我瘸了腿又只肯亲近贺衍。

所以爸妈还是答应了我。

我以为遇到了真爱,直到订婚前夜听见贺衍和朋友的抱怨。

我不想像个歇斯底里的怨妇一样质问贺衍,将自己弄的很可悲。

可是贺衍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将刀子推进我身体里。

熟练的拉黑贺衍小号,我找到谢辞的微信。

颤着眼睫,一字一句的答复他。

“我答应你。”

6

第二天谢辞守时的来沈宅接我。

他扔掉我的黑灰长裤和连帽衫,神情自然的将鹅黄色连衣裙放到我面前比划。

被我反手打掉后,又挑眉将天气预报递到我面前,声音戏谑。

“室外十几度的高温,穿着长衣长裤你不怕中暑吗?”

原来我是很喜欢颜色明艳的连衣裙的。

可是后来瘸了腿。

虽然腿上坐了手术早就没有了疤痕,可我还是喜欢穿着长裤将腿包裹起来。

我怕别人看我的腿,嘲笑我走路的姿势。

在谢辞蛮不讲理的一通威胁下,我还是穿上了久违的连衣裙。

两手拽着裙角,怯怯的垂着眼生怕谢辞口中吐出嘲笑的话。

他垂下鸦青长睫看了我很久,直到我不安的想要换回长裤时,他才伸手拽住我的手腕。

声音微哑:“很好看,你也喜欢连衣裙对不对。”

我颤了颤眼睫,收回手。

抿着唇准备坐得轮椅上让谢辞推着我。

谢辞却一把扔掉了我的轮椅。

声音平静。

“你是伤了腿,又不是腿断了,为什么要坐轮椅。”

我红着眼指向大门的位置,声嘶力竭。

“滚。”

自从伤了腿以后我就变得敏感易怒,听不得腿和断这一类的字眼。

来看诊的医生也说要顺应我的要求,避免造成刺激。

所以不论是父母还是别墅里的佣人他们都小心呵护着我的情绪。

谢辞却一点都不惯着我。

他甚至眉眼微挑的上前一步俯身到我面前。

一面用冷白的手指来擦我的眼泪。

一面戏谑的调侃我。

“本事不大,脾气不小。”

我恨的瞪圆了双眼一口咬住谢辞伸来的手指。

直到唇齿间泛出腥甜的气息,我才后知后觉的害怕起来。

小心的看向谢辞。

他脾气向来不好,虽然没有听说过打女人,可保不准今天就开了先例。

在我警惕着准备喊安保队进来时。

谢辞掐住了我的下颌,神情冷淡的抽出了被咬的湿漉漉的手指。

不甚在意的拿手帕擦了擦,然后平静的问我。

“现在可以出去了吗?”

我怔愣的点头。

他对我伸出了手。

7

车祸后我第一次穿着裙子走在路上。

复建以后我的右腿灵敏了很多。

只要走的慢一点,看起来其实和正常人没有太大差别。

但我仍然害怕别人的眸光。

在第三次有人看过来时忍不住伸手拽住谢辞的衣袖,声音哽咽的开口。

“我不要约会了,送我回家。”

答应合作后谢辞告诉我情侣约会就是要一起打卡有趣的地点和美食。

他说巷角有一家老店清汤的味道很好。

他要带我出门,我答应了。

不是为了打卡和美食。

是因为谢辞神情平静的问我。

“不想让贺衍看一看,没有他你也能过得很好吗?”

可是现在我后悔了。

我害怕别人看我的目光,即便他们只是在正常不过的随意扫上一眼。

谢辞眉目不动的将牵着我的手,声音温和。

“马上就到了。”

心神崩溃之际一个扎着丸子头的女生红着脸走到我面前。

她眼眸亮亮的,声音也脆脆的。

“姐姐你好漂亮!”

“这是我刚买的花,可以送给你吗?”

我下意识的点头。

她将大捧殊艳的红玫瑰放到我怀里不等我反应就小跑着离开了。

玫瑰花香气甜蜜,上面还留有女孩的温热。

我有些怔愣的垂下眼睫。

心间涌起一股细密的暖意,像是春雨播撒在贫瘠的土壤上,孕育出一颗向阳的种子。

谢辞拇指揉了揉我的手心声音含笑。

“很漂亮是不是。”

他牵着我一路走到巷角。

大概是经常来用餐。

上完两份例汤后老板娘笑意吟吟的开口打趣。

“难得见你带人来,女朋友吗?”

谢辞将舀好的清汤放到我面前,眉眼温和:“给个名分吗?”

虽然知道是假的,但我还是在对上谢辞含笑眼眸时蓦的握紧了双手。

抿唇轻轻点了点头。

8

在贺衍又一次发来骚扰信息时,我抿着唇将今天打卡的照片发了出去。

照片是谢辞威胁我拍下的,他甚至把照片传给了自己换成了新的微信头像。

看着两人交握的手,我一时有些恍然。

我好像已经适应了谢辞,速度快的让我心惊。

贺衍顿了一瞬。

很快发来大段的语音夹杂文字。

声音嘲讽。

“谢辞是谢家的独子,怎么可能看上一个瘸子,他玩玩你还当真了。”

“沈了了,你为了刺激我才和他交往,他知道吗。”

“除了我还有谁愿意娶你这个瘸子。”

现在看见瘸子这个字眼我已经波澜不惊了。

甚至还能游刃有余的怼回去。

“即便是个瘸子你也高攀不起,我和谢辞的事情与你无关。”

“而且我很好。”

“别在像癞皮狗一样纠缠不休了。”

熟练的拉黑了贺衍小号后我抬头看向银水镜。

镜子里的女孩明眸善睐,一点没有伤心阴郁的摸样。

所以谢辞邀请我参加明天的聚会时,我神情平静的答应了下来。

9

只是我没想到谢辞口中的聚会是和朋友一起。

“沈了了,我女朋友。”

一群人目光灼热的盯着我和谢辞交握的手,神情震撼。

却不忘一一乖巧的自我介绍。

“嫂子叫我土豆。”

“嫂子叫我林语就行。”



我不自在的抿唇想要挣开谢辞的手。

他更用力的握紧。

眉眼含笑的看着围观群众,堪称温和的道。

“看够了?”

灼热的视线一下散去。

谢辞将我带到沙发上递过来一杯橙汁。

神情懒洋洋的。

“玩过真心话大冒险吗?”

贺衍从来没有带我见过朋友。

这是第一次有人郑重的把我介绍给朋友,我不想表现的太糟糕。

我迎着周围期待的眸光轻轻点了点头。

发牌员得到谢辞的首肯将纸牌放到了我的面前。

一连几轮的顺利过关,我开始支着下颌饶有兴致的看人开始大冒险。

做俯卧撑、跳芭蕾、讲冷笑话。

氛围轻松而愉悦。

直到谢辞抽中大王卡,全场的眸光转瞬间落在我和谢辞身上。

国王是个皮衣少年,双眸发亮的指派了大冒险。

“请在全场挑选一个人接吻三分钟。”

室内静谧下来。

谢辞抬眼静静的看了我一眼。

我抿着唇。

心跳一声比一声清晰。

直到谢辞越过我伸手拿起桌面上的威士忌仰头喝下去。

我的心神才陡然松懈下来。

无声的垂下了眼睫。

说不清是解脱还是失望。

本来我们之间就只是一场打脸贺衍的交易。

10

聚会结束后我起身准备离开。

谢辞却突然伸手拽住了我的手腕,稍稍用力就将我扯进了怀中。

冷白的手指落在眼尾处,谢辞的声音含着叹息。

“沈了了,你怎么又哭了?”

我说不清。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

我也不想让自己这样可怜狼狈,可我忍不住。

谢辞掐着我的下颌。

拇指轻柔的摩挲着我的唇瓣。

眸光沉沉。

这样的举动太暧昧了。

我颤着眼睫抬眸看向他。

谢辞突然发出一声轻笑不等我反应就俯身吻了下来。

他温柔的吮去我眼角泪痕。

游离着贴上我的唇瓣。

嗓音有些哑。

“沈了了,把嘴张开。”

猩红的舌尖像蛇,步步紧逼,吮的我唇齿发麻。

谢辞凌厉而流畅的眉骨在黯淡的灯光下显得温柔而煽情。

我喘息着握紧手心,声音低低的问他。

“谢辞,你喜欢我吗?”

这对我很重要。

如果谢辞只是想玩玩,我就立刻结束这个交易。

我确实讨厌贺衍,也想要贺衍明白没有他我能过得更好。

可是我不愿意陪谢辞玩玩。

我不想再一次交出真心,让自己变成很可悲的存在。

所以我紧紧盯着谢辞潋滟的唇。

如果他嘴里说出的答案不是我想要的,我立刻就转身离开。

谢辞垂下鸦青长睫,眉眼含着笑意。

满室寂静中他声音无端显出几分温柔。

“沈了了,我没那么闲,陪你跳舞,哄着你约会,将你介绍给朋友。”

“除了喜欢你,还能是为什么?”

我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圆了双眼,谢辞说他喜欢我。

可是我们以前分明没有交集。

心里那颗向阳的种子又往外悄悄长出嫩芽。

我嘴上仍然喃喃着。

“可你说你是喜欢看热闹。”

谢辞脸上温柔的神情一顿,磨了磨牙他又掐着我下颌恶狠狠的吻了下来。

11

按谢辞的说法。

两年前他就听说过我。

我不由得蹙眉。

“你当时是不是觉得我很蠢。”

车祸后我敏感而脆弱,信任着贺衍,答应了同他订婚。

他却将我当成战利品在圈子里大肆炫耀。

一面觊觎沈家的财力人脉,一面抱怨我的阴郁易怒。

只要一想到贺衍是如何两面三刀的敷衍我,我就抑制不住的恶心作呕。

谢辞闻言侧头看向我,眉梢微挑。

“我当时对那个倒霉蛋是谁并不感兴趣。”

我闻言拽着他的半截衣袖。

“那后来呢?”

谢辞问我还记不记得沈家两年前举办的生日宴。

我当然记得。

那是我车祸后的第三个月。

因为成了瘸子,敏感而阴郁。

因为不想被人注视所以让贺衍推着我去后花园透气。

可是贺衍却临时有个会议走开了。

我从下午等到傍晚。

直到贺衍回来才委屈的掉眼泪。

谢辞声音温和。

“当时我就想,如果是我对着你委屈的神情,我一定会直接吻上去。”

“而不是不耐烦的蹙着眉。”

我耳尖绯红起来,觉得谢辞这个人还怪不要脸的。

12

成了谢辞的女朋友后,他开始得寸进尺的要求我参加家宴。

我犹豫着进程是不是太快。

谢辞垂眸吻下来,意乱情迷间我就答应了下来。

家宴上。

谢辞揽着我嗓音平静的为我引荐长辈。

直到谢老爷子让人请了他三回,他才将我安置在甜品去。

声音温和的嘱咐:“我一会儿就回来。”

我乖巧的点头。

谢辞见状眼眸陡然深沉起来,他伸手捏了捏我的手心。

嗓音有些哑。

“了了好乖。”

我耳尖蓦的绯红。

只觉得口中的草莓味小蛋糕太甜了。

甜的我心头发颤。

我一个人站在角落,吃到第五块小蛋糕时。

一支红酒杯出现在我面前。

青年的眉眼阴柔。

我认出了他是贺衍的朋友,依稀记得他姓李,家世要比贺衍好一些。

但也仅此而已。

我不愿意和贺衍的朋友打交道。

转身想要离开。

青年却勾着唇拦住了我。

“沈小姐手段了得甩了阿衍还能转手攀附上谢家。”

他意有所指的看向我的右腿,声音中满是恶意。

“只是谢家恐怕不会要一个瘸子做少夫人,沈小姐现在回头,阿衍或许还能原谅你。”

我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人嘲讽的嘴脸。

思索着用手里的叉子把他嘴插烂的可能性。

一道冷沉的声音在我头顶落下。

“你再说一遍。”

青年脸上的神情尴尬而难堪。

我颤着眼睫回头。

谢辞轻轻地将我推到一旁,走到我面前声音含笑的开口。

“你说谁是瘸子。”

不等青年开口,他就将手中的酒瓶砸到青年额头上,将人按在地上打。

青年闷哼着道歉,谢辞置若罔闻的锤向他的脸。

冷白的拳头上很快沾染了丝丝血迹。

不知道是别人的还是他的。

我绯红着眼扯住他的半截衣袖,声音哽咽。

“谢辞,你别打了,我害怕。”

他终于停手。

任由佣人将青年搀扶下去。

他的手上还流着血,漆黑的眸子落在我身上,整个人透着股冷戾。

我第一次见识到谢辞残暴的一面,被吓的往后退了一步。

谢辞起身来牵我的手,声音有些哑。

“沈了了,你别怕我。”

谢辞太双标了,他自己第一次见面就喊我小瘸子。

却将骂我瘸子的青年打的半死。

反应过来后我恶狠狠地拍他小臂。

谢辞被拍的敛眉。

垂下眼睫看我。

声音里有些不快。

“你咬我的时候不是很勇吗,别人骂你小瘸子你怎么不打回去?”

我慢吞吞的低下头避开谢辞犀利的眸光。

声音轻轻地。

“我不想破坏你的家宴。”

本来我就不良于行。

我不想和别人对骂让谢家长辈觉得我是个无理取闹的泼妇。

谢辞一把将我揽进怀里,温热的吐息落在我颈侧。

一片细密的痒。

他嗓音微哑。

“没关系,我帮你打回去也一样。”

13

家宴一结束谢辞就被老爷子叫人押进了后院。

我蹙眉思索着和谢辞的未来。

只觉得不太乐观。

跨过台阶时突然一道声音叫住了我。

我侧头看去。

烟雾缭绕中贺衍站在墙角。

神情阴郁而晦涩。

“你和谢辞参加家宴了?”

我不耐烦的蹙眉准备喊来安保。

他却突然上前一步扣住我的手腕将我抵在墙上。

俯身逼近。

脸色阴沉的滴水。

嗓音里满是愠怒的质问。

“沈了了,才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你就移情别恋了。”

“你就这么急不可耐。”

他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不用看我也知道,手腕上肯定淤青一片了。

克制不住的发出一声痛呼。

我厌恶的看向贺衍。

一字一顿的开口。

“我们已经分手了,我喜欢谁,和谁交往都跟你没关系。”

“以后你再敢靠近沈宅,我就让保安把你打出去。”

贺衍闻言神情冷厉的嗤笑。

掐着我的手。

眉眼讥诮的开口。

“你忘了你原来是怎么一步一阶为我求平安符求我平安的了?”

他神情笃定而得意。

“沈了了,你不过是想利用谢辞引起我的注意对不对。”

“所以我刚交女朋友,你就勾搭上谢辞。”

“你怕我真的不要你了。”

我被气的发笑,一把甩开贺衍。

“神经。”

14

晚上我捧着没有回信的手机发怔。

猜测谢辞不回信息的原因。

阳台上突然传来窗棂的敲击声,我讶然看去。

谢辞正踉跄着跳进房间。

迎着我惊诧的眸光,他一瘸一拐的走到我面前。

等谢辞毫不客气的坐在床上时我才发现他后背斑驳的血痕。

他满不在意的开口。

“老头子打的,差点就让我出不了家门。”

我眼眶发酸一下就流出了眼泪。

一面心疼谢辞,一面觉得前途未卜。

谢老爷子应该是很讨厌我,不愿意让谢辞继续和我交往。

所以才不惜将他打成这个样子。

谢辞长叹了一口气,捧着我的脸拭泪。

“就知道你会想偏。”

“老头子很中意你,他打我是因为我打人时下了死手,与你无关。”

谢辞的声音温和。

“我已经跟老头子说好了,明天他就会上门下聘。”

“我先提前跟你说一声,不要怕。”

上完药后谢辞又从窗户上跳了下去。

我从阳台上看着他一瘸一拐的背影莫名觉得好笑。

一股细细的暖流萦绕在心头。

15

和谢辞的婚礼定在初七。

流程快的吓人。

我怔愣的看着黑色正装的谢辞,声音有些茫然。

“谢辞,我们要结婚了?”

他伸手来拨弄我耳后的头纱,声音含笑。

“嗯。”

16

上次贺衍堵门后我就跟安保说过以后看见贺衍就直接把他打走。

可贺衍还是来了。

他站在离大门有一段距离的草坪上。

眸光阴沉沉的盯着我和谢辞交握的手,声音不快。

“沈了了,谢辞知道你跟他交往是为了刺激我吗?”

他从怀里取出深青的护身符。

“他知道你曾经是怎么一步一阶为我求来平安符只求我平安吗?”

贺衍话是对我说的,眸光却一直盯着谢辞。

谢辞神情冷淡。

贺衍又重新将眸光落在我身上。

他对我伸出了手。

嗓音微哑。

“沈了了,我说过只要你道歉婚约就能如期举行。”

“过来。”

不等我拒绝谢辞已经一拳正中他下颌。

两人在草坪上扭打起来。

贺衍神情阴沉,谢辞却眉眼冷淡,轻而易举的将他骑在身下。

我冷眼看着贺衍清俊的面容变得鼻青脸肿。

谢辞答应过我会掌握分寸。

在贺衍喘息艰难时他漫不经心的停了手。

我垂着眼睫上前。

贺衍的眼眸亮了亮紧紧盯着我。

我从包里抽出湿巾握着谢辞的手一点点擦拭上面的血迹。

贺衍眼里的光一下黯淡了,颤着眼睫一脸的不可置信。

谢辞却眼眸亮晶晶的看着我。

一副求表扬的模样。

最初我们的约定是狠狠打脸贺衍这个两面三刀的小人,现在将他打的鼻青脸肿也算殊途同归。

所以我勾着唇在他脸上落下一个轻轻地吻。

等嘉奖完谢辞以后我才垂眸看向另一侧鼻青脸肿的贺衍。

他颤着眼睫无声的看向我。

我走到他面前俯身伸出了手,迎着他祈盼的眸光拿过了他手中的平安符。

神情平静的撕碎。

贺衍的神情从茫然无措变得脆弱易碎。

他浑身轻颤的蹲在地上想要将碎纸片捡起来。

但是风一吹就各处飘散了。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但仍然嗓音冷淡的道。

“不要再来纠缠我了,看见你我就觉得恶心。”

贺衍半跪在地上,手中还握着护身符的碎片。

闻言眼睫一颤,双眸绯红的看向我,声音低低的问。

“沈了了,你不要我了吗?”

我直接喊来了安保,指着贺衍冷声道。

“将他赶走。”

17

傍晚时安保神情为难的找到我。

贺衍又来了。

被打的鼻青脸肿也不肯走。

口中一直叫着要见我。

他们怕弄出人命所以过来请示我的意见。

我厌恶的蹙眉。

却还是走到了大门处。

不是因为担心贺衍而是我好奇他为什么要装出一副情深不寿的模样。

除了恶心我以为他得不到任何东西。

看见我时贺衍的眸光亮了一瞬。

他看上去很狼狈。

眉眼都是淤青唇边还有溢出的血渍,屈膝跪在地上。

我疑惑的挑眉看向安保。

安保连忙开口解释。

“是他自己要跪的,从等着您来开始他就一直跪在这里,怎么劝也没用。”

我心里有些腻味却还是抬眸看向贺衍。

想知道他到底要耍什么花样。

他从地上捡起一截两端尖锐的木棍,神情有些疯狂。

“了了,如果我把腿还给你,你是不是就愿意回到我身边了。”

不等我蹙眉他就一把将木棍戳进了小腿里。

很快他的小腿就渗出血水。

贺衍冷汗涔涔的咬牙忍痛却还是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我走到他面前半俯身打量他脸上的痛苦。

若有所思的开口。

“所以车祸过后你根本就没有失忆对不对。”

“你知道我的右腿是为你救你才瘸的,但你还是用右腿的残疾来伤害我。”

“你想要攀附沈家,但又嫌弃我是个瘸子。”

随着我的话音落下贺衍的脸上的血色一点点的褪去。

看来我猜对了。

从始至终的没有失忆,他怕承担后果,甚至还能装扮温柔爱人。

一面安抚我一面嘲讽我,看着我痛苦挣扎。

我厌恶的避开贺衍伸来的手。

“你让我感到恶心。”

18

婚礼当天有圈内的共友告诉我贺衍醉酒飙车撞进崖边。

被一截钢筋护栏从左到右贯穿了心肺。

不治身亡。

友人说贺衍死前的最后一句话是对不起。

我怔愣的垂眸。

一只温热的手掌握住了我的。

我颤着眼睫对谢辞露出一个浅笑。

他造他的孽,他受他的罪,一切不过是罪有应得罢了。

小说《转身另嫁后,前未婚夫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